首页 男生 其他 柯南世界之从良笔录

第15章 幼稚的小鬼

   “想学吗?”

   织镜玩着硬币,眼底温柔如水,让世良感到亲切无比。

   “你这一手,没个两三年她可学不会。”

   一个声音从织镜背后响起,紧接着,背着吉他带的诸伏景光也走了过来,蹲在织镜身边,像是和织镜争宠一般,笑眯眯地看着世良,问道:“你喜欢音乐吗?”

   世良抓了抓脑袋,天真地看着面前两个人,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道:“喜欢。”

   诸伏景光也笑了,打开吉他带,从里面拿出一把贝斯来。

   “我来教你贝斯吧,这个容易上手。”

   世良眨了眨眼,看向织镜,又看向诸伏景光。

   “先来后到,诸伏先生。”织镜微微挑眉,挑衅地看着诸伏景光,那枚硬币被她以食指抛起,又落回了手心:“而且明显,硬币这东西,有手就能玩。”

   “这一点都不明显,黑羽。”诸伏景光也微笑着,“或许我们对手的结构有什么不同的见解。”

   两个笑面虎面对着面,明明都是性格温和的人,在这一点上却一点都不愿意让步。

   织镜摆弄了一下还在头上的贝雷帽,悠然说道:“贝斯这个东西即便是自学也能学有所成,可是魔术没有师父领进门,根本是寸步难行。”

   诸伏景光笑到:“可是平时谁会用到魔术呢?”

   织镜一点都不甘示弱:“平时谁会用到贝斯呢?”

   两个人笑意嫣然,看得世良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帮谁。

   几分钟前也到了的安室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看着两个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而吵起来的人,不由得嗤笑一声。

   “苏格兰。”或许是实在看不下去,他终于开口打断道:“你是一直都这么幼稚,还是只是和白兰地的化学反应?”

   织镜回头,看到安室,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扬起来的时候,脸色也多了一些红润。

   安室对她招了招手,织镜无奈,站了起来,看着对自己露出胜利笑容的诸伏景光,轻哼了一声,小声喃喃道:“这次便宜你了。”

   世良睁着大眼,不舍地看着织镜。

   织镜再次对她笑了笑,拿下自己的贝雷帽,压在了世良头发上,顺带着又揉了揉,道:“送你了。”

   安室静静地等着,看织镜又在世良耳边说了些什么,世良咯咯笑着,收下了织镜递过去的硬币,如获至宝般的收进口袋里。

   其实随着对黑羽织镜的深入了解,安室也逐渐发现,温柔是她的习惯,善意是她的教养,那股善意像春风一般滋润着她认识的任何一个人。

   怪不得,诸伏景光说,和她在一起,甚至说只要看着她,就很舒服。这样的人,本不该加入这组织里。

   真的是没人引导才走上歪路的人吗?

   安室等到织镜招待好世良,走到自己身边,才和她一起往车站出口走着,先开口问道:“那个孩子是谁啊?”

   黑麦的妹妹……

   织镜刚想这么回答,突然又想起自己刚刚看到的场景。

   黑麦绝对是很爱护世良的,他那样斥责她,甚至不惜伤害世良与他的感情也要将她带走,是对即将要来的他们三人保持绝对的警惕。

   试问,如果是织镜自己要执行任务,而快斗又突然出现,她也会拉下脸,即便再不忍心,也要消灭掉快斗进入组织视线的可能。

   织镜理解黑麦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有一个妹妹的心理,可让她突然心有不安的却是黑麦在发现世良手上那对手套之后的表情。

   那双眼睛像一头发现猎物的狼,织镜甚至怀疑,如果那个时候,她出现在那人面前,黑麦会不顾后果地杀了她。

   真是的,世良明明那么可爱,她的哥哥怎么就是那么一个油盐不进的冷脸男?

   织镜在一瞬间就想通了许多,立刻改口道:“在路上看到的亚洲小姑娘,觉得亲切就聊了几句。”

   “这个地方看到亚洲人的确挺少见的。”安室顺着她的话说了一句,随后才将自己的疑虑说了出来:“你没带枪?”

   刚刚见到织镜的时候安室就有些奇怪了,他和另外两人几乎是同一个装束,背着吉他带,带着鸭舌帽,而和他们比起来,织镜就像是来旅游的一般,不仅没看出带了枪械的痕迹,安室估摸着她应该连做易容面具的材料都没带,唯一一个能装东西的是她手里的一个羊皮手提箱,可安室怀疑,这个不大的手提箱里装着的,只是几套更换的衣服。

   织镜摇摇头,目光落在安室背后的吉他带上,有些羡慕地说到:“我没用过枪,带了也没用。”

   安室将吉他往上托了托,提到:“回去以后,我教你吧。”

   他这一下提的非常认真,织镜一愣,还是摇了摇头,拒绝到:“不用了,我会易容术,警察抓不到我。”

   安室摇摇头,微微弯下腰,在织镜耳边压低声音道:“你可以逃无数次,但他们只要抓住你一次就够了。”

   似乎是在应验他们的话一般,他的话音刚落,一阵警笛声从远处传来,车站出口的路边不少人都露出好奇的目光,一一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英国的警车和日本警车的警铃不一样,连车身的颜色都不同,织镜有些好奇,停下了还在和安室说的话,往出口外走了几步,呆呆地看着警车开来的方向。

   这些年一直在和组织成员以及其他非法分子交流,听过的污言秽语只多不少,都差不多习惯了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说话习惯,她还从来没有和这些正派人士沟通过。

   “怎么了?”安室看着警车的目光也有些触动,可织镜的神色更让他觉得奇怪。

   织镜看着驶来的警车,半晌以后,警车从他们面前一闪而过,她也扭头,紧盯着警车的背影,说道:“我……有些好奇。”

   安室一下子就竖起了耳朵。

   织镜笑了,收起刚才若有若无的失落,不好意思地拨弄着头发,道:“如果真的到了失手的那天,坐在审讯室里,会是什么场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