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柯南世界之从良笔录

第98章 画展火灾

   “撒娇!”

   快斗的态度异常坚决,柯南也不愈多问,出于对自己这张脸的信任,他把心一横,睁着天真可爱的眼睛,上前抓着织镜的手摇摆一阵,奶声奶气地喊道:“姐姐,帮帮人家,那幅画卡住了,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啦。”

   织镜:“你给我闭嘴。”

   快斗:……

   这和想象的不一样啊……

   柯南翻出半月眼,转头死死瞪着快斗。

   快斗退后一步。

   我只是想借你和我相同的童年脸去蹭一波好感,我发誓在叫你撒娇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情况会变成这样。

   快斗做出发誓的手势,可他还没用眼神交流完,只感觉自己的耳朵被揪了起来,一旁的柯南也好不到哪去,而且因为身高缘故,他还得垫起脚才能够的上织镜的手。

   “这么大火还赶着过来,居然还有为了人类艺术奋不顾身的觉悟,还真是让人感动。”织镜将二人扯离画作,“你们两个是要合葬吗?”

   快斗和柯南相互对视一眼,嫌弃地扭过头。

   二人异常同步的动作让织镜勾起嘴角,道:“这么一看,你们两个还真的是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你还对顶着我童颜的脸不理不睬?

   快斗哀怨地看着织镜。

   织镜不理会他,又抬眼看了看芦屋的向日葵,将两个不要命的孩子往身后一拉,命令道:“把耳朵捂上。”

   柯南还没站稳,却见自己身前的织镜突然抬手,一手按着自己的耳朵,另一边手举起,带着一把冰冷小巧的手枪。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只听两声清脆的枪响,画框旁边的两块墙体应声而裂,拦着的隔断管也因这多出来的空间掉到地上,运载芦屋的向日葵的玻璃框失去阻力,顺利地往后退去,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

   柯南瞪大眼睛,却见快斗和自己是同样诧异的表情,而刚开完两枪的织镜只是帅气地用枪口将额角的长发划到耳后。

   好帅……帅个头啊!

   柯南一把拉住了快斗,压低声音喊道:“你怎么认识她的!”

   “不是你认识她吗?”快斗反问,决定将傻装到底,“这几天不是她和你在一起吗?”

   柯南指了指织镜正收回去的手枪,道:“伯莱塔92型手枪,看上去比92f小一些,应该是92sb—c。”

   这和记忆中琴酒的爱枪是都是伯莱塔92系列,不过琴酒用的是92f,织镜的手纤细修长,握着的枪要比92f小上一点,那应该就是92f的前身92c。

   “也许是女孩防身呢?”快斗说这话,自己都觉得心虚。

   “意大利伯莱塔92sb—c,发射9毫米巴拉贝鲁姆弹,初速达到了390,容弹量15发,有效射程50米,军方早就改用92f,虽然92c的大小更适合女性,但后坐力不小,92c还有炸膛的例子,性能和价格也是远超女子防身所需。”柯南瞥了他一眼,熟练地吐出一长串数字,然后满面狐疑地看着快斗,“而且日本允许携带的枪支只有猎枪和气枪,防身也没必要把自己栽进去吧?”

   这让我怎么狡辩啊!

   快斗忧伤无比地看着自家姐姐。

   他也什么都不知道啊。

   接触到快斗的目光,织镜收起枪,迈开步子迅速走着道:“顺着管状通道往上爬,到这个博物馆的顶层,或许这样就可以从电梯管道爬出去了。这里的气压比我想象中的低,要是不快点逃出去,这里会整个崩塌的。”

   快斗捅了捅柯南,怂恿道:“你去问啊,不是想知道她为什么揪我们耳朵吗?”

   “你怎么不去?”柯南斜眼反问,率先跟着织镜走着。

   “属性压制,懂吗?”快斗指了指自己,跟着走,又指了指织镜,“你单单看我的脸,就是一副打不过她的样子。”

   柯南不满地看着他,控诉道:

   “你可以鄙视你的脸,但不可以鄙视我的脸!”

   “你居然给我在意这个?刚刚对着我的脸踢球踢得那么起劲就是你!”

   “我说的是我的脸!不是你那张我的高仿!”

   “看你这张小屁孩的脸还高仿呢,先来后到懂不懂?明显我的脸才是顶配!”

   “哈,真是笑死人了,你对顶配有什么误解?”

   织镜感觉到身后动静不小,回头看的时候,一大一小已经掐着对方的脸扭在了一起,满面愤怒,下手奇狠,一点都不留情面,柯南的小脸已经被掐得通红。

   “你们两个刚刚才要同生死,现在又同性相斥了?”

   她狐疑地挑起眉梢,双手环绕在胸下,好整以暇地看着二人,“果然男人都是善变的,要不我先走,你们再打十分钟?”

   “是他先欺负我一个小孩子。”柯南哼了一声,决心把自己的优势利用到极致,指着快斗脸也不红一下,“而且你这么大的人了,和我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你……”快斗差点一口气没吸上来。

   你可真不要脸。

   “工藤君,你似乎不讨小孩子喜欢呀,”织镜意味深长地轻轻点拨,露出温婉无邪的笑容,“之前在飞机上怎么没看出来?”

   对了,在把向日葵运回日本的时候快斗以“工藤新一”的身份和织镜是见过面的,而现在他也是用工藤的脸,现在织镜把他假认成工藤新一一点毛病都没有,他爱怎么造作就怎么造作。

   快斗灵机一动,立刻连连点头,陪笑道:“是我的不对,像我这么自大的家伙小孩子确实不喜欢,哪像本间小姐您那么温柔呢?!我应该在家好好待着,省得出来总是厄运连连。”

   柯南:……

   好家伙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后脑勺,还砸得挺精准。

   “行了,都别闹了。”

   织镜示意二人适可而止,看着原来的路线织镜快斗借着她在铃木次郎吉那开会的功夫已经研究好了整个画展的结构图,电梯管道就在前方,她率先撬开电梯门,爬入电梯井。

   织镜今日穿了一身黑色长裙,脚底踩着细跟高跟鞋,可动作却依旧敏捷过人,蹭蹭几下蹦上了电梯井顶部,顺带还推开了顶部的天窗,洒下了一片阳光。

   三人出来的位置刚好位于画展所在的山顶,目光远眺,之间四周山体崩塌,山体的震动让整片山林都在震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