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柯南世界之从良笔录

第61章 你不会是看上我儿子了吧

   织镜就这样拖着玛丽的好奇心,买了两杯热咖啡之后,带着变成七岁小女孩的玛丽逛完了一条童装店,十分豪气地买下了数十件带蕾丝花边的红橙黄绿青蓝粉色连衣裙,毫无愧疚之意地将满手袋子放在玛丽身上,在后者爆发边缘毫无顾忌地反复横跳着。

   或许是织镜的做法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待准备放玛丽离开时,玛丽终究忍不住,喊着:“喂。”

   “黑羽织镜。”织镜纠正着,捧起热咖啡,嘴角勾起的笑容颇为惹人怜爱。“我的名字。”

   玛丽点了点头,随后又满脸质疑,声音也变得迟疑不少——

   “黑羽,你救我,不会是因为看上我儿子了吧?”

   ……

   气氛明显变得诡异起来,可玛丽的表情十分的认真,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织镜慢慢转动着眼眸,咖啡杯顿在嘴边,笑容僵了一会,才优雅地开口问道:

   “你看我像傻子吗?”

   玛丽仔细看着织镜淡定自若的神色,过了一会,才松了口气,皱着眉,道:“说的也是,就他和他爸一样蠢的脑子,你这种也看不上。”

   蠢吗?

   某种方面来说,安室先生和他倒是有着相同的,惹人欣喜的品质。

   但安室先生比那人讨喜多了。

   织镜又想了想,轻笑一声,吹开了浮在咖啡面上的沫。

   玛丽继续问:“所以你出手救我的原因是?”

   织镜仰头,似乎真的认真想了想,然后勾起嘴角,优雅说道:

   “一来,是验证atpx4869是否真的会把人变小,二来,多少想让你欠我个人情。人嘛,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隶属于这样的组织,我也是害怕的,是不是?”

   “就是因为这个?”

   玛丽半信半疑地眯起眼睛。

   “赤井可是连那位先生都有些忌惮的人,他的母亲自然也不会是简单的人物。”织镜说到这里,竟然直接掏出一个pos机,放到玛丽面前:“当然,你要是实在心虚,给我转点买命钱也行。”

   玛丽抿了抿嘴,犹豫半晌:“要不你还是把我扔回去吧,就因为一个怕,你反而做出这种事情,我还是不信。”

   “既然这样……”织镜敲击着咖啡杯的杯壁,意味深长地看着玛丽:“我到是真的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玛丽心底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于是她被无良医生强行抽了三管血。

   罪魁祸首还一本正经地看着她:

   “为了科学献身吧,玛丽小姐。”

   真是恐怖的组织,连这么年轻的小孩也能被养成这个歪养。

   织镜开车把开始贫血的玛丽送回她家楼下,等她回到出租房的时候,温布登网球决赛已经结束了,安室录下了全过程,在接织镜的路上就发到了她的邮箱。

   安室对织镜失踪的几个小时没有多问,二人之间也有了淡淡的疏离感。

   几日后,安室和织镜回到了东京,一人留在杯户出租屋,一人回到了江古田。

   夜色已深,织镜回到自己的房间,半卧在床,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翻看着电脑中近一段时间都没有理会的邮箱。

   前几条是朗姆介绍来的生意,都是老客户了,织镜选了标价最高的两条回复了具体事宜,剩余的都交给了组织其他的伪装高手。

   后面一条是织镜前一天发送的指纹检测报告工藤新一和江户川柯南的指纹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重合率,基本确定是同一个人。

   织镜撩动着长发。单独一人的时候,她的目光总是冷冷的,眉宇之间漫上一层冷傲的高贵色彩,玉指在鼠标上轻点一下,甚至没有点开就删除了这封邮件。

   有趣,她想起了突然消失在实验室的雪莉,据说,那个实验室通往室外的只有一个只有小孩才钻的出去的通风管。

   啊……她好像知道雪莉是怎么逃走的了。

   织镜再次翻看起了组织的各个任务记录,雪莉逃走之后,琴酒曾两次抓到过她的踪迹,一次在米花镇刺杀吞口议员时,二人打过一次照面,然后就是西多摩市双子摩天大楼有一个疑似雪莉的女子,不过后来也排除了。

   貌似前不久,贝尔摩德也在追查雪莉的下落,然而在即将有结果的时候,赤井秀一突然出现阻拦,贝尔摩德也在这之后宣布结束调查。

   还有前不久的基尔那件事……

   米花镇,还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织镜裹着一身睡袍,夹着半干头发散落,浴袍的领子慵懒地散开,一条优美的事业线从衣领深处伸出,中心刚好有一颗痣,带着丝丝引诱之意。

   似乎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她默默抬眼,看向一个方向,露出询问的神色。

   远在杯户的安室默默关掉了监控。

   该死,他只是想看看景四年前安装的监控还能不能用。

   太好用了,该看的没看到,不该看的看得清清楚楚。

   他要去洗个冷水澡。

   江古田,织镜慢慢收回了疑惑的眼神,开始在网上找起了米花镇的招聘信息。

   贝尔摩德以前不会是包庇宫野一家子的人,可这次调查到最后突然放弃,实在不像她的作风。

   织镜突然就警惕起来,满腹酸意。

   贝尔摩德又有其他闺蜜了?

   不可能,那个女人只喜欢她!

   织镜如临大敌,连发四十条语音方阵轰炸贝尔摩德,质问她是不是变心了。

   终于,在她发到第四十一条的时候,成功地让贝尔摩德把她放进了黑名单。

   于是在二楼睡觉的快斗听到了他那温柔端庄的姐姐一声凄厉的哀嚎。

   某人鬼哭狼嚎了一夜,第二天,快斗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趴在织镜的床边,几乎要把哀怨两个字写在脸上,以至于织镜刚睁眼,就差点一脚踹没了自己最疼爱的弟弟。

   “你干什么?”织镜瞪着自家老弟。

   她冤种老弟同样瞪着她:“你是不是被踹了?昨天鬼叫了一整晚。”

   织镜眨了眨眼:“很明显吗?”

   快斗撇撇嘴:“是,明显是那男的提的分手,以前你分手第二天早上就能找到下一个,现在都八点了,你还没无缝衔接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