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柯南世界之从良笔录

第112章 螳螂捕蝉

   “就是字面意思啊,”有希子露出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天真神情,“毕竟小新说了,小哀现在是我们这边的人了。”

   贝尔摩德似笑非笑,语气悠然婉转。

   “真傻啊,你怎么就觉得能领先我们一步下手?”

   “你知道吗?现在小新已经领先一步了哦,”有希子竖起食指,眨着眼睛。

   “包括刚刚你送给黑羽小姐姐的那个小女孩,也已经有人去接应了哦。”

   ————————

   织镜为难的看着这个躺在座椅上的小姑娘。

   她对人的五官和容貌都有绝对的敏感度,所以在偶然瞥见她的那一眼,她就一下子认出来这个四年未曾谋面的小家伙了。

   好像是叫做世良……什么的吧?

   或许她跟赤井秀一本人有很多的意见分歧,又或许他们两个的性格十分的不合,可是有一点两人却是一模一样的,就是对自己弟弟妹妹的疼爱。

   织镜有些无奈伸出手戳了戳内脏,虽然跟赤井有些相似,但是远比赤井本人可爱的小脸。

   “你哥哥要是有你一半可爱就好了。”

   她低声喃喃着,伸手摸向了世良口袋里的手机。

   话说回来,好久没和玛丽小姐联系了呢……

   手机刚刚到手,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微弱是很突兀的男人气息。

   织镜警惕的迅速。把脚往后一踢,可是身后的人却比他更快一步,似乎是早就训练有素的样子,一只手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将她所有的声音憋在了喉咙里,另一只手则是非常熟练的按紧了她的大动脉血管。

   裸绞!

   是谁?

   织镜一下就认出了这个能要他命的招式,可是身后男人无论是力气还是体型都跟她相距太大了,无论她怎样的捶打和反抗,压住她颈部大动脉的那只手的力气越来越大,直到织镜吸入肺部的氧气越来越少,眼前的景象逐渐发黑,还在挣扎的双腿慢慢地停止动作,双手无力的垂落下来。

   松开手,怀里的姑娘软绵绵地倒向地面,男人又迅速把她扶住,眼神逐渐复杂。

   半晌之后,他才说了一声:“很抱歉。”

   他把世良留在空包厢内,将昏迷的织镜抱起,顺带关上了包厢门。

   就算这次他们什么都做不了,但是能把这位组织成员带回去,一定是自他潜入组织以来最大的收获。

   男人抱着织镜转身走了几步,而身后,另一个声音冷静地响起:

   “你在干什么,冲矢先生?”

   还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冲矢昴转身,突然感觉现在的自己像拐卖妇女被抓个正着的人贩子。

   尤其是对面这个人在看到自己怀里昏迷的女孩儿之后的那个表情,更是让他坐实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他还是冷静地露出礼貌的笑意,解释着:“刚刚看到这个女士低血糖晕倒在地了,还想找乘务员来照顾一下呢。”

   安室微微眯起了眼眸,语气略微不善,意味深长地问:“是吗?那我刚好认识这位女士,能把她交给我吗?”

   冲矢昴笑了笑,把怀中的女孩递到安室怀里:“自然没问题,还请你提醒这位女士,有时间记得去医院看一看。低血糖到晕倒。似乎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病。”

   安室接过织镜,仔细观察他胸口的起伏和脸色,确定没有特别多的异常之后采用一种打量的目光看着冲矢昴,说道:“你问也不问,直接把她给我了,还真是心大呢。”

   冲矢昴一点也不着急,回答到:“因为刚好认识您,觉得您应该不是那样的人才对。既然遇到认识的人了,那我也先离开了,毕竟这辆列车里好像发生了一些事情,现在在外面游走有些不安全。”

   他说完便大大方方的转身离开了。安室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头看着显然是昏迷过去的女孩,眉头紧紧的皱起。

   ——————

   “动作还真快啊,不过他现在不是应该在进行推理秀吗,难道还有别的帮手在帮他吗?”贝尔摩德问道。

   “这可不好说哦,”有希子胜券在握地看着她。“说不定我们这边会有特邀嘉宾呢!”

   特邀嘉宾……

   贝尔摩德抚摸着自己的长发,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神秘:“有希子啊,看来你是想让组织陷入迷雾之中啊,但是你的胜算……”

   有希子闭上眼睛,摇摇头,显然自得地打断道:“很大哦……因为小新他已经抓住莎朗你的弱点了。”

   贝尔摩德心里倒是不慌,道:“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就下不了手吧?”

   “莎朗你的那些同伙还不知道吧?小新和那个女孩因为吃了药而变成小孩子的事情,因为只要把调查范围缩小到小学生,找到他们也只是时间问题。”

   有希子压低了帽子,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散发出与当年那个日本银屏上一般的魅力:“而且啊……”

   她的声音越发的悠然婉转。“小新他说了哦,你一定有什么理由让你需要隐瞒那种能让人幼儿化的事情。”

   “还有……”

   她歪了歪脑袋,笑眯眯地说道:“板仓卓……”

   贝尔摩德脸色一凝。

   有希子游刃有余地说着:“你认识的吧?那位擅长电影特效,和我们女演员颇有交情的cg制作师。我听小新说,莎朗你找他制作了某个软件的事情后还蛮吃惊的。”

   “因为我听说莎朗和他在拍摄某个电影的时候闹得水火不容,他们说平时很体谅工作人员的莎朗会发那么大脾气真的很少见。”

   “如果是莎朗的话,应该是改变了声音给他打电话吧?即使是这样也要找他制作软件,是不是和你隐瞒幼儿化的理由有什么关系呢?”

   “到此为止了,有希子!”

   贝尔摩德眼神凛然,一只银色的手枪抵上了有希子的额头。

   “快住手吧,有希子,你们的计划我早就看穿了。”贝尔摩德举着枪,语气严肃:“如果她察觉到了这辆车上有组织的人潜入,她的选择只有一个。”

   有希子装傻道:“阿咧咧,你说什么啊,什么计划的……”

   “她只会选择吃下那个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