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柯南世界之从良笔录

第129章 豪赌

   “够了,既然她说不出来,你不知道换个人问吗!”

   说话的是安室,他身体下意识向前冲,可是这只能让他身上的伤口更加崩裂,献血一滴滴地掉落,染红了整条胳膊。

   “不一样。”宾加嘲讽地看了他一眼,“你们和白兰地不一样,你们要是背叛了组织,直接杀掉就行了,而白兰地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提出这样模棱两可的话语了,织镜在痛苦之中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信息点,可是她还没来得及细想,她的第三根指甲就已经被拔下,扔到了她脚下。

   织镜最疼惜自己这双手,平日里每隔几天就要花大价钱做一次保养,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痛苦,而宾加还是一脚踩在她手腕,一手还拿着枪威胁她,让她根本没有反击的余地,冷汗一滴一滴地从额角留下,脸色惨白一片。

   贝尔摩德看得心急如焚,她自然没能看到那被束缚着行动的安室,双眼之中已经只剩下一片赤红。

   织镜一开始还会发出痛苦的叫声,然而第四根手指甲被硬生生拔下之后,她的惨叫只剩下了呻吟,身体在地上不断地挣扎着,终于没忍住,织镜看向了安室,眼眸转动的那一刻,为了自己破碎的自尊一直锁在眼眶的泪水像珠子一样跌落,和安室身上的血液一样,砸到了地上。

   我快要撑不住了,公安先生。

   安室看着她的眼睛,似乎在一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神色不见丝毫犹豫,只是露出一个坚定的笑容,点了点头。

   说吧,我替阿景还你。

   ……

   织镜收回目光,她的手已经鲜血淋漓,四根手指原本属于指甲盖的位置只剩下了不断冒着血液的伤口,在地上,如同白玉一般好看的指甲逐渐散去上面温热的温度。

   “还是没话说吗?这是最后一根了。”宾加好像很有耐心地问道。

   织镜仰起头,此时,她的神色之中竟然有种骄傲的感觉。

   “我说——不知道。”

   她黑羽织镜生来倔强,她不想说,谁也别想从她嘴里翘出任何信息!

   一直在身后看戏的伏特加“啧啧”了两声,不耐烦地说道:

   “你到底有没有把握?白兰地这个女人从来都受不住痛,这样都没话说,是你有问题吧?”

   贝尔摩德也同样冷笑着:“如果没有确切证据,这样屈打成招的结论我不信。”

   被扶了面子,宾加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低头,看着躺在碎木箱子上的织镜,心中更加地怨恨。

   织镜的手已经因为疼痛而不自觉地开始抽搐,她仰起头,目光穿过宾加,无意中看向了这件仓库的顶部。

   破旧的铁皮已经有了明显的裂痕和破洞,而透过那缝隙照射进来的夕阳光线,迷迷糊糊间,织镜似乎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赤井秀一,正在屋顶的位置,把枪架在屋顶的破洞上,漆黑的步枪对准了仓库内唯一的灯。

   他在等一个时机。

   织镜的目光落在宾加身上,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那双已经因为疼痛而抽搐不止的眼睛猛地落在宾加的领口上,声音冰冷无比:

   “你身上的血哪里来的?”

   宾加一愣,低头看着自己领口沾上的血液,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这应该是刚才做刑罚的时候不小心沾到的吧?

   宾加还没说话,织镜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把伤痕累累的手从宾加的鞋底抽了出来,整个人也一下子将宾加补倒在地,声音里透露着连渗人的阴冷:

   “你把他怎么了!”

   谁?

   宾加的脑子宕机了。

   贝尔摩德拦住了要上前制止这两个人的伏特加,微微摇了摇头。

   织镜依旧不依不饶,眼眶似乎充斥着血丝:“我问你!你把他怎么了!”

   宾加也终于回想起自己是用什么理由把这个女人骗过来,而现在这女人八成以为自己身上是她弟弟的血液。

   这个女人,怎么遇到她弟弟的事情就突然这么大力气了!

   宾加感觉自己被掐着的脖子几乎不能呼吸了,窒息感加持,这让他没有留意到自己手中的枪正在织镜刻意的挣扎之下挪到了她的右边肩膀,他只顾着喊着:

   “你疯了吗!我没找到他行了吧!”

   不行。

   织镜的身体向前一倾,与此同时,宾加感觉到手中的扳机被什么东西压住,下一刻,扳机扣动。

   枪声响动,在仓库之中震耳欲聋。

   如果在场有人能听得清楚一点的话,就会发现现场响起的其实是两声。

   但是现在一声枪响之后,仓库里唯一的光源吊灯也应声而灭。灯泡上的玻璃淅淅沥沥的掉了一地,原本突然暴怒的织镜的声音戛然而止,仓库内,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贝尔摩德心底涌起一股不安的预感,她轻喝一声:“白兰地!”

   仓库漆黑了几秒钟,在琴酒打开应急手电之时,仓库本来就破旧的铁门被一个人一脚踹开,仓库外,夕阳的余光撒进,原本被绑在柱子上的人少了一个,而原本愤怒地掐着宾加脖子的织镜,则是倒在了地上,肩膀附近的血洞不停地往外冒着血。

   她中枪了。

   而开枪的人是……

   宾加被几道目光注视着,看着还在自己手里的手枪,立刻明白过来,皱眉纠正着:“你们看清楚了,我没有……”

   “退后。”

   贝尔摩德冷冷地撞开他,几步走到了织镜跟前,迅速蹲下,看着在她右边的血洞,刚刚伸手,却发现被她遮挡住的织镜,紧闭的眼睛突然颤了一下。

   她没有晕倒。

   ————————

   织镜心底一直有一个疑惑。

   库拉索说,即便她被公安抓了,也不能死在那条马路上。

   宾加说,其他人被发现是卧底可以杀死,而她不一样。

   贝尔摩德说,她根本不知道组织接纳她的理由。

   所以啊。

   织镜在赌,赌组织根本不敢让她死。

   因为她的身上,有组织想要的东西。

   而毁掉了她的宾加,能面对来自组织的质疑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