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柯南世界之从良笔录

第108章 开往地狱

   她肆意妄为地抬起双手,顺着男人的脖子慢慢向上,冰冷的手指轻轻落在了琴酒的太阳穴上,只不过下一刻就被拍开了,琴酒声音冷冷的:“我对你这种女人没有任何兴趣,把你的手放回去。”

   织镜叹着气,收回了手,有些委屈地说着:“完了,你这句话说的好伤心啊,我明明很喜欢你这种长相的男人呢。”

   她慢慢打量着自己的手,嘴角划过一道冷笑。

   无所谓,琴酒的头围数据已经弄到手了。

   伏特加毫无察觉,还不忘问道:“不对呀,白兰地,你的心的目标不是波本吗?”

   “拜托,我可是跟贝尔摩德混的女人呢,我这种女人变心的速度可快了。”织镜嗔怪一声,拉长了音调:“怎么样,琴酒,要不要考虑尝一尝我的滋味呀?”

   琴酒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女人的不对劲,直截了当地拒绝:“既然没有这个打算,就不要开这种玩笑。”

   伏特加立刻点头:“就是,组织明令规定了同事之间禁止谈恋爱。”

   织镜一愣:“这是什么时候的规定?”

   伏特加撇了撇嘴:“我刚刚规定的。”

   嫉妒了嫉妒了。

   “真讨厌!”织镜哼了一声,娇嗔着:“那言归正传吧,这次叫我来,除了确认这个女人是不是雪莉之外,还有什么事要干?”

   伏特加煞有其事地解释着:“大哥只不过是记起了你之前被朗姆大哥惩罚的事情,出于人道主义和同事之间互相关心关爱的情谊,我们决定来关心一下你。”

   织镜莫名笑了一声,非常配合地捂着胸口,说道:“说的我好感动啊,感动到一个字都不敢信。”

   伏特加叹了口气,颇为苦口婆心地说道:“你和朗姆闹什么脾气,你们俩闹对组织也没有什么好处。朗姆有东西要大哥给你,好像是一些文件之类的,他说跟你爸爸有关,你自己看着吧,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朗姆这是给台阶给你下了。”

   织镜微微不悦地眯眼,从他手里拿过一个小u盘,慢悠悠地思考一会,才开口:“前面路口放下我就行。”

   车辆依照她的命令缓缓停下,织镜等车完全停下之后拉开车门,而身后,传来了琴酒的声音:“等会。”

   织镜停下动作,只听琴酒继续问:“你会上那趟火车吗?”

   “怎么了?”织镜问道。

   伏特加不喜欢打哑谜,直接提醒:“别装听不懂了,你如果在上面,我们的计划得改变了。”

   “哦……”织镜若有所思地勾起嘴角:“你是说那件事啊,原来如此,我的身体对于他来说这么重要吗?”

   琴酒也微微扭头,看着一脚已经踏出车外的人缓慢的开口:“你知道我们对你这么纵容的原因,你得随时做好准备。”

   “知道了知道了。”

   织镜的语气好像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径直跳下了车,目光幽深的看着在下一刻就疾驰而出的黑色保时捷,慢慢握紧了手里的u盘。

   组织为什么纵容她?织镜心知肚明,而她要待在组织的原因也很简单。

   织镜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里。将u盘插入电脑,立刻阅读这上面的所有数据。

   朗姆做事情一向靠谱,他这次也并没有随便找一些资料来敷衍她,似乎是早就准备了很久,只等一个机会给到织镜手里一样,那些资料按照类别已经分好,又按照时间顺序排序下来,织镜看了很久,那么大量的资料,她看得一点都没有混乱。

   简单的来说,按照朗姆所给的资料记载,一位神秘首脑雇佣世界各地的杀手,组建成一个无名组织,主要目的是寻找传说中使人长生不老的“命运之石”——“潘多拉”,因此对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大宝石下手,其中就包括与那位以宝石为目标的怪道对抗的记录。

   “——在哈雷彗星降临地球之前找到神秘的生命之石“潘多拉”,在月光之下照耀,生成“宝石的泪珠”。饮下宝石的泪珠后会实现长生不老的愿望。”

   这个是那个组织存在的宗旨和最终目的。

   虽然说这个组织和黑衣组织一样都有着追求长生不老,甚至是永生不死的目标,可是相比起来,织镜觉得自家组织要靠谱的多。

   朗姆能查到的似乎也就这么多了,他从贝尔摩德那里猜到了当年惨案死者就是怪盗基德这件事,从而从怪盗基德这个身份下手,能查到这么多,已经是其他人所不能给的了。

   这也就是最近一直想待在组织的原因,不仅仅是能获取许多他以平常人获取不到的信息,更重要的是,只有借助这个组织的力量,才能打败另一个组织。

   ————————

   几天后,东京车站前。

   铃木号特快列车,造型古朴的列车前。

   “好棒哦!我还是第一次见蒸汽机关的火车诶!”少年侦探团的孩子围在列车前晃来晃去,忍不住伸手摸向列车壁。

   “虽然说这列车每一年只会发车这么一次,”铃木园子双手叉腰,得意洋洋地说道:“但次朗吉叔叔会特意地让列车再发车,还对外发表在列车内展示高贵的宝石,基德大人他就打算现身了!”

   她的眼底生出花痴样,抱着毛利兰的手兴奋道:“所以这次我打算捷足先登,先把诉说我对他无穷爱意的信件偷偷地藏在列车里面,你们觉得怎么样呢?”

   “什么怎么样啊……”毛利兰哭笑不得,“你冷静点,基德他应该没有时间去偷你写的信吧?而且京极先生会生气的吧……”

   这还真是坚持花痴本样吧?

   柯南尴尬地咧咧嘴。

   一旁,一个声音突然加入:“对我来说,比起那个小偷,每次会在列车内进行的推理谜题游戏,我反而比较感兴趣呢!”

   两个女孩随之看过去,兴奋地招了招手:“世良!”

   头戴一顶贝雷帽的女孩儿笑着露出了俏皮的小虎牙,然而那双猫一般的眼睛看向面前,两个女孩儿身后时,却被一道身影吸引住了。

   那身影的黑发垂到妖记,神情淡然,只不过那精致的五官早早的刻在了她还是孩童时的心里。

   是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