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柯南世界之从良笔录

第83章 再见那张脸

   安室鲜少见织镜这副蔫坏的样子,可他却莫名觉得这样的少女比那位只是一味的微笑的织镜更加的惹人怜爱。

   他欣慰地笑了一声,启动车子,道:“希望铃木次郎吉及时给那幅画上了保险……但看那天铃木财团对向日葵势在必得的样子,你现在是什么打算?”

   织镜很快就恢复了自己端庄大方的笑容。“确实很奇怪。但我一向懒得在意这些有的没的。”

   她说着,暗自看向自己的手机。

   诸伏依旧没有回话。

   怪盗基德……

   织镜的美目深邃,看着窗外因为怪盗基德猛然聚集起来的警车,纤细的指尖微微敲着车窗边沿,突然留意到安室的神色,不知为何,她多加了一份解释,声音柔和:“我若不让他们吃亏,组织就会另外派人对付他们,那手段,可不会比我温柔。”

   安室似乎听的认真,织镜说话更加的柔和,眸子往车外一转,面容因为闪烁的警灯而忽明忽暗。

   “我来抢向日葵这事,虽然是我个人的想法,但是组织多少是知道而且给予了一点帮助的。而从某种角度而言,组织和铃木集团存在竞争关系,我要是和铃木表现得过分亲昵,那可就会引起怀疑了。”

   “即便我夺走了几幅向日葵,可铃木财团家大业大,顶多也是伤经动骨,到不了倒闭破产的程度,仔细想想,组织与他们没有多大的矛盾的话,应该也就够了。”

   安室笑了一声,虽然不知道织镜非要向日葵的目的,但自知这次任务与自己关系已经不大了,也就不准备问下去,留下织镜自己细细思索着这件事情的始末。

   总而言之,她不能让组织起疑心。

   至少目前为止还不可以。

   既然夸下海口,凑不齐就不开画展,那我就祝你一臂之力好了,待所有的向日葵都集中在你铃木次郎吉手下,我倒要看看,这位老人家能护得住几幅……

   织镜没有避着安室,拿着手机,无视掉那些未接来电,给她的直系属下发了条信息,安室瞥眼看了一下,只见手机屏幕上呈现一行字:“查七武士。”

   “你要在他们身上找突破口?”安室问到。

   织镜笑了笑,将长发别在耳后,笑得莫名有些妖艳:“总不能化妆成铃木次郎吉吧?”

   也不是不行。

   安室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

   织镜似乎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修长的双腿交叠,趁着安室开车要看路的功夫,大方又暗自欣喜地看着他的侧脸,撑着下颚,一句话也不说。

   安室难以忽略这赤裸裸的目光,被盯着的感觉十分的奇怪,他无奈,只能问到:“你还有什么吩咐?”

   “你要不回来给我当助手?”织镜计算着自己目前的时薪,道:“我已经习惯有安室先生在身边,你要是突然离开还真有些舍不得,按照我助手的薪资,肯定比你现在……那份要高。”

   织镜把长发往后撩着,浅蓝色的眸子在黑夜的衬托下越发的清澈。

   安室觉得有些不对劲,织镜对他一向宽厚,每次任务给的雇佣费用都比别人高得多。

   “还是算了,我还是做些不用费脑的工作。”安室拒绝了织镜抛出的橄榄枝,织镜也没有强求,只是突然叫停了轿车,眯着眼睛往前看去。

   二人刚巧停在拍卖所在的大厦的正门口,怪盗基德引发的混乱似乎已经消失,警车正护送着各位商业大佬井然有序地离开现场。

   织镜眯着眼睛,细细看了一会,奇怪道:“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基德走的这么快吗?”

   “都开枪了。”安室也是轻笑,顺手从车的收纳一侧摸出一颗糖,递给织镜,“那双方都吓了一跳吧?”

   织镜接过糖,剥开糖纸,没有接话。

   安室突然想起,这车是织镜留在美国自用的,而她至少半年没来美国了,这糖早就融化了,自己手上还有些黏,可看织镜的样子,似乎吃的一脸满足。

   他多次怀疑,甚至是毒药,只要是他给的,织镜都会吃的津津有味。

   安室扭头,在收纳侧兜里又摸了摸,除了两颗融化的棒棒糖之外,竟有一个小小的纸盒,他看了织镜一眼,见她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趁机拿出来一看。

   一包女士香烟,安室见贝尔摩德抽过。

   贝尔摩德吗?

   那也不是,贝尔摩德和织镜的关系其实很微妙,虽然有着表面上的亲昵,但其实织镜对贝尔摩德满是戒心,自然不会让她上自己的副驾驶。

   而且,贝尔摩德也不会把自己的烟盒到处乱扔。

   而织镜……是不抽烟的,至少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过。

   我好像并不是很了解她。

   一个念头在安室脑海中回想,但很快又被另一个念头打消——我认识她五年了,熟悉她的每一个习惯,明白她的一举一动,怎么可能不了解她?

   错觉。

   要是他都不能熟知织镜的性格,那世界上便没有人能与她交心了。

   安室无奈地笑了一声,双眸微合。

   织镜也是少有的没有留意安室的神色,一双清澈的眼睛淡淡地看向大厦门口,紧盯着一个身穿蓝色西服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比周围一圈老狐狸看着都要顺眼,清秀阳光,浑身上下环绕着一股莫名的自信,以至于安室在看到他第一眼,就确定身边的少女的目光所在何处了。

   “无论是那日拍卖的监控还是今日,这个人都没有出现过,如果不是铃木次郎吉的人,亚洲人出现在这里的几率可不高。”安室想了想,说道:“你觉得基德潜进去了?”

   基德若是真想潜进去,大有机会,也大有其他的人可以选。

   可是织镜的思绪全在别的地方。

   那个少年看上去怎么那么眼熟呢?

   织镜解开安全带,趴在玻璃窗上往外看,看得身后的安室心中越发郁闷。

   仔细看了一会,确定不了那张脸到底是快斗还是工藤,织镜终于就决定下来,回头看向安室。

   “你先自己回去,我要和铃木一起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