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柯南世界之从良笔录

第17章 暴露之后的黑锅

   诸伏景光算是在兄弟身上狠狠地体验了一把见色忘义的感觉,这个前不久还在说“不利用无关人士潜入组织”的道貌盎然的家伙,竟然在两天之后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真不知道是织镜给他灌了什么药。

   织镜本人根本不打算掩饰对安室偏袒,将位置的信息以短信形式发给了两位被她扔下的男士,随后竖起大拇指:“我会给你们买纪念品的。”

   真的来旅游的?

   如此不严谨的任务氛围赤井还是第一次见,可见除了他之外,另外两人都对这个安排没有异议,甚至还有些跃跃欲试。

   “回见。”

   安室对剩下二人摆了摆手,看得诸伏景光直直托腮。

   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家伙,你会遭报应的。

   “我就不信两个男人玩不好了。”他哼了一声,看着二人的背影,拍了拍赤井的肩膀,道:“黑麦,走,绝不能让那小子太得意了!”

   他的声音落在还未走远的两个人耳中,二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织镜伸了个懒腰,笑着说道:“看来是计较上了。”

   “不过我还真是挺好奇,他们两个要怎么才能玩过瘾。”安室回应着,随后,他带着些歉意,看向织镜,道:“这次要让你的旅游计划泡汤了。”

   “没关系。”织镜摇摇头,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苏格兰他们玩得好就算了。”

   她倒是想好好玩玩,可是安室背后的伤还没好,不宜到处走动,所以刚才说的玩玩,真的只是说说而已。

   “时间还长,以后再来玩也不急。”

   织镜看着这与日本街头截然不同的风景,虽然有点冷,湿冷的空气从她的袖子冲了上去,肆意地侵入着她的骨头,但是阴云密布的天空还是给这雾都染上了一层神秘的气息,也让呼入肺腑的空气新鲜无比。

   织镜搓了搓手,对着冻得通红的指尖呼了口气。

   这场景安室在二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见过,当时他不太相信所谓的白兰地甚至不是个成年人,所以就在距离海央不远的地方观察着。

   算一算,他们认识不超两个月,可织镜在他心中的印象已经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没必要把手套给不认识的小孩子。”安室记得织镜的手一直很冷,索性摘下手套,递给了还在搓手的女孩。“看样子似乎还不打算拿回来了吧。”

   织镜对他笑了一声,接过手套,说着:“可是那小孩穿得实在有些少。”

   她戴上了还带着安室体温的手套,似乎缓过一点来,脸色也红润了一些。

   又或者说,脸上这一抹红,和手套的温度,其实并没有什么既定的联系……

   另一边,被迫男男搭手的诸伏景光看着带自己七拐八拐地到达一个地下酒吧的赤井,不禁对fbi的保密措施大为赞叹。

   “当我说出要好好玩玩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要和你来喝酒。”诸伏景光背着吉他袋,拍了拍赤井的肩膀,调侃道:“再怎么了,和宫野吵架,还是担心你妹妹?要跑来喝酒消愁?”

   “都不是。”

   赤井看着还没从轻松气氛中挣脱出来的诸伏景光,提醒道:“我们不是来旅游的。”

   “是吗?”诸伏景光的目光有些揶揄,“我是来旅游的,你就不一定了。”

   赤井回头,那目光让诸伏景光不禁清了清嗓子,改变了说辞,道:“我是来给你打掩护的,但你别打扰我游玩伦敦。”

   “你不进来,怎么给我打掩护?”赤井拉开酒吧的门,提醒着。诸伏景光皱了皱眉,还是越过赤井,走入昏暗的酒吧内。

   擦肩而过的时候,诸伏景光停下了脚步,压低了声音,“喂,其实这次她不叫你,你也会想办法过来吧?”

   赤井不掩饰,早在诸伏景光主动前来找他并表明了身份以后,有的东西在盟友面前就不算是秘密,见他突然这样提问,以为他有别的事情交代,反问道:“怎么了?”

   诸伏景光摇了摇头,眼神突然认真起来,压住了赤井的肩膀,道:“没什么,只是希望你若是失手,至少别让白兰地帮你背锅。”

   赤井一皱眉,问:“她是你们的突破点?”

   “可以这么说吧。”诸伏景光松开压在她肩膀上的手,走入酒吧中,道:“只是,利用了未成年人,总有一些挫败感。”

   “是吗?”赤井将信将疑地问着,显然,这个答案并不能说服他。

   白兰地这样年轻,又没有其他背景的组织成员,若是帮他背了黑锅,面临的一定是万劫不复的地狱。

   可白兰地为人很好相与,警戒心低,且做的事罪不致死,几乎是个纯天然的掩护,赤井暂时不打算对她动手,以免给自己换到一个难对付的上级。

   但诸伏景光说的没错,若是这次任务,或者以后的每一个任务有暴露的风险,与他最相熟又最好利用的白兰地就是赤井栽赃的第一人选。

   这样一想来,加之脑海里出现的黑羽织镜那张俏丽柔美的面容,的确是有些心虚了,而且还有些挑软柿子捏的挫败感。

   “别这么看我,我可不是心软。”诸伏景光明显比他提前接受这个现实,扭头就说道:“你多和她相处一段时间,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后,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了。”

   “即便如此,革命需要牺牲。”赤井跟在诸伏景光身后,二人越过地下酒吧,一路向前走着。

   “即便是你我,也不能保证能活到最后。”

   “你也心疼你妹妹,在某种方面,你们应该是相同的。”

   诸伏景光说完,感觉到身后的气息有一瞬间的凝滞,不禁有些啼笑皆非。

   他还是有些感情用事了。

   其实,赤井要比他理智的多,也更适合做一个卧底。

   如果赤井的卧底身份暴露了,以他的本事,有一百种方法能活着回fbi,可如果这黑锅扣在了现在的黑羽织镜头上,组织有一万种方法让她生不如死。

   诸伏景光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

   “我不是在威胁你,赤井。”

   “再过一段时间,你会懂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