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柯南世界之从良笔录

第35章 科技的力量

   在炸弹爆炸前三分钟,原本存有炸弹的摩天轮车厢突然被打开,两个身影从上面飞速向下爬,仔细一看,其中一人还带着一道纤细的身影。

   炸弹按时炸开,无数破碎的铁皮和玻璃渣混杂着热浪从天而降,一切黑烟与灰尘散去,只听松田的声音从中传出:“去米花中央医院!”

   一直等在摩天轮下方的佐藤一愣,一身灰尘的松田已经走出,语气迅速:“别犹豫了,信我!快走。”

   在摩天轮下待命的其余警察都听令散去,而松一口气的松田忍不住回头,看着从诸伏怀里钻出来的女孩,因为诸伏的保护,即便在爆炸之后,她的容貌也不沾半点灰尘,更显优雅水灵。

   早就听闻美国那边除了一种触屏且能视频通话的手机,但在普遍使用翻盖手机的这个社会,触屏机未普及,谁能知道织镜一拿就是两台,一台固定对准炸弹的播报屏幕,一台拿在手里实时传送,炸弹爆炸之前,在松田手里的另一台手机已经完全放出了那屏幕上显示的内容。

   这不止是科技的力量了,能提前定到触屏,这是金钱的力量,诸伏不禁庆幸昨天织镜来找过自己,还为了避开老款手机的监控而丢给自己的触屏手机。

   正当织镜回过神,对也是一身灰尘的诸伏商量着“你得赔我一台”的时候,松田走上前,把她原先那台触屏机还给织镜,随后带着歉意道:“不好意思,那个犯人我必须抓到,所以麻烦你跟我回去一趟,我绝不会逮捕你,只是问问话就放你走。”

   织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很认真地思索片刻,才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黑发,十分配合地点点头:“好啊。”

   正当松田诧异于她怎么突然这么乖巧的时候,女孩前进方向的脚步一转,突然对着佐藤的方向轻喝一声:“警察姐姐!”

   松田心底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这小鬼要作妖。

   织镜的眼泪说掉就掉,一改刚才在摩天轮上精明算计的样子,径直扑向佐藤怀里,眼泪跟断线珍珠一般落下,指着松田就委屈地控诉道:“刚才这个男人上来就把我和我男朋友关在里面了,说什么配合调查,怎么也不让下来!”

   女孩的外形可是朝着破文女主的顶配方向长的,容貌娇柔,眼眶泛红的时候还极其容易引发人的保护欲,看得佐藤铁女柔情,一下把她护在身后,将信将疑地看向松田:

   “松田你这么霸道?”

   松田咬牙,立刻辩驳:“你听这个绿茶姐在这瞎掰扯,她哪来的男朋友?”

   诸伏指了指自己。

   佐藤将信将疑地回头,然而身后来往人影幢幢,哪还有刚才那个娇软可怜的人影?

   “人呢?”松田迅速看向四周的人群,却无奈与一无所获,只能转身,看着还在拍开身上灰尘的诸伏,声音无奈:“到底是哪里找出来的小孩?变脸变得挺快啊?”

   诸伏笑了笑,把刚才织镜趁机塞进他手里的警官证还给了松田,回答着:“零的小迷妹。”

   “……?谁的迷妹?”

   织镜钻出人群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本新的警官证。

   多年前,织镜靠灵巧的偷盗手段就被黑羽盗一看中收养回家,如今再靠这一手偷天换日的功夫偷出另一本警官证,在组织的严密帮助之下借着高超的易容术潜入警视厅获取机密信息,虽然不是难于登天的事情,但是实施起来却也出乎织镜意料地简单,这让她不禁怀疑起了警视厅里各位领导的底细。

   几日后。

   潜伏入警视厅的织镜传回了一张照片,照片将一张苏格兰的高清素颜无修图放大化,照片隔壁赤裸裸地画着一颗代表了警视厅的樱花。

   卧底找到了。

   卧底身份通知发过来时,安室正在诸伏租的别墅的浴室里查看之前的伤口,放在客厅桌子上的手机亮了一下,正在给他送药的织镜垂眸扫了一眼,把手机关掉,再开口语气依旧温柔无比:

   “安室先生,身上的伤好些了吗?”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下来,安室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没什么大碍了。”

   “那我先走了,组织有点事。”

   织镜一边说着,一边把他的手机挪回原位。

   这似乎是激起了安室的兴趣,他走出浴室,披着一条上半身因为着急临时披着一条白色浴巾,问道:“什么事?要帮忙吗?”

   ……

   水滴顺着他金色的短发滑落在身上,各种风光属于再写下去本书又要被禁掉的程度。

   不对劲,不是说是个少儿频道节目吗?

   织镜转身,默默捂住了自己缓慢流出来的鼻血。

   可恶,这破文女主该死的身体反应。

   安室不明所以:“你怎么了?”

   她能怎么?

   织镜感觉自己此刻就像一只快饿死的狼盯着橱窗内的兔子,饿疯了,却只能可怜地扒拉玻璃。

   此地不宜久留,更何况织镜本来就贫血,她迅速走向门口,回答:“不用,我就是去看一眼。”

   安室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探究组织秘密的机会,他迅速把白衬衫往身上一套:“我和你一起……”

   “不用。”织镜火速拉开门走了出去,顺便还回头,再次看着那位上演湿身诱惑的安室,口干舌燥之间,她又恢复了一丝清明,语气认真,道:“安室先生,为了避免惹祸上身,今天你别出去了。”

   她说完这话,不等回答,就关上了门,顺便还取下头上的夹子,卡在门锁孔中。

   至少能告诉安室她的态度,如果他真的想出来,那就证实她的另一个猜测了。

   她能帮一个卧底,是因为她需要来自正道的人脉帮她,例如供出一个卧底,她的忠心和地位就有了保证,是好事,顺手帮助那个炸弹帅哥也是这个道理。

   但她不是什么好人,组织能帮她做很重要的事情,她不会脱离组织更不会彻底背叛,所以这种好事再一不再二,更不可再三,如果安室真的是另一个卧底,那她就不再手软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