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柯南世界之从良笔录

第37章 卧底,卧底,和卧底

   雨夜第二天,晴。

   雨夜第三天,晴。

   雨夜一个月,天空晴朗得一滴雨都捏不出来,天气逐渐回暖,路边的雪花逐渐融化成水,冲刷着水泥地面,焕发出新生的味道。

   波本离开日本那天,织镜正在听朗姆和琴酒说着卧底被发现之后组织人员的洗牌计划,多少人要被灭口,多少人要重新调岗,虽然不归她管,但她在旁边凑着热闹,暗自将新的一轮人员分布记在了心里。

   那天她再次询问诸伏,安室到底是不是另一个卧底,当时的诸伏身体虚弱,精神并不集中,可即便如此,他也摇头否认了安室的同盟身份。

   人的意志何其坚韧才能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不忘撒谎保护另一个人,织镜不知道,所以她算是打消了对安室的怀疑之心。

   对织镜所做一切毫无所知的快斗依旧活得很欢快,个头也窜得飞快,半年内足足长高了五厘米,在织镜的指导下,特别是在被迫吃了几顿自己的失败品之后,他做饭的水平也是突飞猛进,至少再也没出现过把酱油放成醋的例子了。

   半年后,织镜成功入学东京大学医学系,作为她的干妈候选人,贝尔摩德倒是真心为她高兴。

   只是,贝尔摩德原本以为织镜那么喜欢安室,安室的离开她好歹也会失落几天,身为干妈,她甚至还给织镜准备好了新的黑皮美男随时补货,然而织镜很快就在大学校园里找到了更新鲜的帅哥,仗着自己的美貌和撩人的情话将从冷酷学霸到阳光校草全部收入囊中,来者不拒,成年之后的感情生活更是不见一点空窗期。

   只是织镜的每一任感情都不超过三个月,似乎是只要把男方的脸看腻了就没有利用价值一般一脚踹开,无论男方如何挽留,然而即便如此,愿意当她三个月限定男友的男生还是前仆后继,看得贝尔摩德多次感叹“这群人类不愧是视觉生物”。

   大学的时间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纪念的东西,在织镜的笔记本里更是如此,称得上大事件的只有伊森本堂的死亡和基尔的崛起。

   伊森本堂十几年前就混在组织里,冷不防被爆出是cia卧底,组织内部简直是被震惊得天翻地覆,所有成员进行了一次大清点和洗牌,不少人都得靠织镜和贝尔摩德的面具掩饰身份离开日本,那时候正值大一期末,织镜忙着自己的结课作业以及学生会会长交接,这个消息让她的生活更是忙上加忙,直到朗姆放人,让失踪已久的黑麦回归日本给她搭手,她才能稍微喘口气。

   黑麦回归后,原本交由织镜负责的中转站任务被分去了一半,黑麦凭借超乎常人的能力一路晋升登顶,至少在雇佣榜单上,他的价格已经极度趋近于琴酒。

   对于组织这种权力斗争,织镜一直冷眼旁观着,像是事不关己的局外人,黑麦对自己一向不错,而且权力给谁都不妨碍她的计划。

   毕竟所掌握的权力越多,就越容易被猜忌。

   她宁愿作为在背后操纵的人。

   黑麦对她依旧是不冷不淡的,而曾经的射击训练又排入了日程,大二的时候,射击变成了狙击,织镜身边也从此常备了一只内装狙击枪的吉他带。

   偶尔,织镜也会忍不住给安室的手机发几条信息,一开始是说一些学校的事情,后来也夹杂着几条组织的内幕作为信息交换,安室偶尔会回复,都是礼貌且温和的字眼,却带着一股疏离的意味,可即便如此,织镜也会因为他的回信而感到轻松许多。

   大三下学期开学,织镜收到了来自英国的十几张匿名的明信片,正面是伦敦大本钟,白金汉宫,大英博物馆,伦敦塔桥等美不胜收的照片,背面统一是一句简短的问候:见字如面。

   其实这些明信片的日期每隔两个月都有一张,但全部集中到现在才被派送到织镜手里。

   简短而温柔,是安室的风格,织镜心里原来对安室久不联系自己的不满也因为这些明信片而消失殆尽,温柔再次占据内心,自此,东大渣女开始封心锁爱,认真钻研临床医学。

   大三学期结束,快斗十五岁了,少年初长成的模样越发的俊朗,个头也已经追上了织镜。

   他不知道织镜在黑暗世界里做的事情,性格依旧开朗调皮,继承了父亲的天赋,快斗对魔术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天资聪颖更胜这个年纪的织镜,在织镜的教导下,快斗一手魔术手法已经研究得如火纯青。

   大三开学前,织镜原本还有一些的权力全被赤井收入囊中,风头正盛的赤井上位的呼声很高,他很照顾织镜,可织镜却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安的气息,于是为避其锋芒韬光养晦,织镜申请了国外留学,飞往英国,并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安稳的一年。

   那一年织镜接过的单不断,但组织那些令人烦心的事情与她关系不大了,身边还有安室偶尔的陪伴,日子过得十分欢快,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真诚。

   大四那年,事情突变。

   黑麦在要与那位先生见面的最后一晚被组织试探后暴露了身份,被扒出真实身份——fbi卧底赤井秀一。

   这一下几乎炸翻了天,等远在伦敦的织镜接到消息的时候,赤井已经回到美国,日本势力再次被清洗,各种权力与资源又落到了琴酒和朗姆手中,而因为赤井的地位比伊森本堂高,这一次的打击更加致命,所以赤井知道的组织成员和实验基地都被清理干净,组织再次来了个大洗牌,原本在英国的人被调入日本重新就职,包括织镜。

   织镜等这一天很久了,大三一年的她从未放弃锻炼自己的势力,获得权力之后,就立刻以清理赤井留下的人手为借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换上了自己的人。

   她乖巧听话,又聪明机敏,没有什么野心,又有必须要靠组织完成的事情,一时间,她借用这层伪装,越上了组织极高的地位。

   那一年,织镜刚满二十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