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柯南世界之从良笔录

第122章 袭击者与背叛者

   一个没有人的监控室,为什么监控还会开着?

   就像是一个针对她们的陷阱,没有防备的公安厅就算一块诱人的黄油,引诱着他们这两只阴沟里的老鼠,冒着生命危险前来舔舐。

   可是,这次探查卧底的行动知之者甚少啊。

   织镜心中藏下一层深深的疑虑,紧接着,她不敢再犹豫,转身,飞速的朝库拉索所在的地方跑去。

   开玩笑,库拉索这么一个人体大脑要是落入了公安的手里面,再用上那么一点点手段,她能把组织暴露得跟照x光片一样。

   织镜一边加快脚步,一边拿出手机,一连给几个号码群发了同一条短信:

   【库拉索行动暴露】

   眼前的走廊一片漆黑,仿佛随时都会蹦出来一个人,织镜加快步伐,迅速走到库拉索所在的走廊上,却在转角的一瞬间把身影缩了回去。

   走廊上早已出现了五六个西装男人,显然是随时准备收网了。

   织镜努力压缩自己的气息,拿出手枪,装上消音器,将身影压在墙角处。

   其中一个男人走进房间,气氛瞬间凝重起来,而没有过几秒,这凝重的气氛骤然被一声闷响打断,一道俏丽的身影瞬间从门内闪出,进入了门外几个男人的包围圈。

   织镜迅速抬起枪,枪口对准了其中一个男人,可是还没等她扣下扳机,那道出现在包围圈里的俏丽身影,双腿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把那几个把他包围着的男士踹翻在地。

   库拉索优雅的重新站起身,一转身就看到了还举着枪弄在原地的织镜,她的眉头皱了皱,对她示意着:“走。”

   果然,她和这些组织真正的特工成员比起来就是个废物。

   织镜不再犹豫,直接跟着库拉索的步伐,朝走廊尽头的玻璃窗附近冲去。

   那些负责包围的男人估计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女人在一朝之内全部撂倒。走廊上再也没有布置其他的警力,而织镜和库拉索就这样畅通无阻地冲向了玻璃窗,即将冲出去的那一刻,玻璃窗附近的拐角猛然出现一道身影。

   库拉索的肌肉反应极其迅速,她的身体立刻侧身直接躲过了那个身影的攻击,还顺便拉了身后的织镜一把。

   织镜总归是偏头躲过了那个人出手的一拳,不过那个人的反应同样迅速,漆黑的光线之下,他和库拉索纠缠了得有来有回,织镜的身形同样灵巧,在库拉索的刻意掩饰之下,她直接闪身,借助库拉索身体的遮挡,在下一攻击点直接以身体为圆心抬起腿。就朝那个袭击者踢去。

   那个突然出现的袭击者虽然对织镜的出现有些意外,可是他还是非常迅速的抓紧了织镜那只踢上来的脚腕。

   也正在此时,窗外突然开过几辆。汽车汽车的车灯透过玻璃窗照射在织镜脸上。

   所以她看到了,看到了握住自己脚腕的那个人,那琥珀色的皮肤,淡金色的短发,和那张她今天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脸。

   织镜的时间仿佛就这样静止了。

   一直隐藏在心中,被她无数次否认的那个猜测,瞬间得到了证实,眼前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像一巴掌,扇在无数次为这个猜测找借口的她的脸上,让他突然想要不顾场合,不顾形象,疯狂的发泄一通,去质问对面的人,凭什么把她蒙在鼓里,白白被骗了五年?

   库拉索扭头的时候,只见这个女孩保持着抬腿的姿势,神情愣怔,不可置信眼中充斥着一股极大的情绪。

   “走。”

   她低声喝到。

   安室也不管面前这个陌生的女孩儿为什么会突然发呆,但是他手中的动作一点都没有减轻的意思,另一只手更是直朝对方抓去。

   织镜也终于回神,身影一闪,只留下自己套在头上的假发被安室抓在了手里,随着他迅速离开的动作,假发连着的假面被扯掉,她身上的伪装也随之出现在安室的手里。

   那样熟悉的脸,和依旧飘散在空中,还没有垂落下来的黑发之中,那双失望透顶的甚至瞬间泛起了红晕的眼睛,让向来在工作时间段心无旁骛的安室瞬间有了一种慌张的感觉。

   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样的任务里?

   安室看懂了织镜的眼神,像是失望,像是难受,像是悲伤的眼神,唯独没有发现自己被背叛了的愤怒,也没有对他实是卧底的不解,那双平日里都带笑的眸子,此刻只剩下了肉眼可见的泪意,经营剔透的水花就挂在眼角,仿佛随时都会坠落的样子。

   有一种似乎是如释重负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想笑。

   她还没见过安室先生穿西装的样子呢。

   眼前的安室穿着一身灰色的贴身西装,勾勒出他平日穿着宽松衣裳也看不出来的倒三角身材,因为刚才的打斗有些凌乱的领带,配上那一张一直踩在织镜审美点上的脸,让织镜有种想要上前帮他把那领带理正的冲动。

   真是讨厌,安室先生。

   明明穿西装很帅嘛。

   窗外的车灯将两个人的影子彻底分裂开来。

   织镜身后,库拉索已经用身体撞碎了玻璃窗,从二楼的地方一跃而下,而安室的身后,被库拉索袭击重新赶来的风见看到站在原地与织镜对视的安室,大喊了一声:“降谷先生!”

   原来如此,名字也是假的。

   “很好。”

   织镜像是自嘲一般的低声喃喃着,重新抬眼,看向安室,那双漂亮的眼眸再次恢复了微笑的弧度,只不过这一次带笑的表情,却是安室之前从未见过的。

   像是一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在看见阳光的一瞬间,被灼热瞎了双眼。

   “你,和诸伏景光,都很好。”

   织镜笑得残忍,瞬间举枪,在面前几人毫无防备之下,对准了安室深厚的风见,扣下了扳机。

   身后传来一声闷哼,出于对同事的关心,安室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风见似乎只是被擦伤了胳膊,而安室再回头时,原本看着他的少女已经从二楼一跃而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