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柯南世界之从良笔录

第78章 向日葵

   价格乘三倍上升,满座又“哇”的一声叫了出来。

   织镜撑着下颚,淡淡地看着外面的场景,见安室投射目光而来,解释道:“这笔钱对我们来说虽然并不算巨款,但朗姆不会让组织浪费这些钱在一幅画上,即便这幅画对他有什么别的作用。”

   安室无奈,道:“所以,还是得靠抢了?”

   “看那里。”织镜指着包厢内的屏幕某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道:“那是荷兰梵高美术馆的馆长。他们那边收录了两百多幅梵高的画作,对于锦上添花,他们是势在必得,他们也准备放弃的话,那这幅向日葵的归属应该就已经尘埃落定了。”

   “或许没有人能争得过那位老先生了。”安室笑着叹了口气,又仔细想了想,“日本这个年纪的光头收藏家,还如此有精气神的……”

   织镜早就做过功课,很快就说道:“是铃木家的老先生。”

   “铃木……”安室回忆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说道:“日本的老牌家族了,难怪出得起这般费用。”

   织镜对他笑了笑,可随即又不解地轻触着太阳穴,“但是总归有点奇怪,他们也不是以博物馆为主的盈利模式,出力不讨好,他老先生买这幅画是为了些什么呢?”

   此时,拍卖师已经敲下定锤,梵高的第八幅向日葵便被以三亿美元的价格拍卖给了日本铃木家族。

   织镜看着那个对着屏幕哈哈大笑的老人,嘴角扬起温和的笑意,像是最善解人意的邻家少女,猜测道:“性子释然吧,他好像就是这种老顽童性格。”

   “不过,这样大张旗鼓地花大价钱买下向日葵,他肯定不会让这幅画放入仓库不见天日的,我们就等着他们的动向好了。”

   她说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摇曳娇俏的身姿,对安室嫣然一笑,道:“走吧,一会要向铃木老先生道喜的人多了,我们就不去凑热闹了。”

   安室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的目光带了些审视。

   那你呢,织镜。

   你要这幅画的目的是什么呢?

   楼下,身着和服的老人满脸笑容,面对着来往庆祝的各国富人,一点都没有怯场的模样,反而因为大出风头而格外意气风发一些。

   在老人身旁站着一个长相清秀可爱的少女,十七岁左右的样子,相比起老人,她显得有些拘谨,只是目光扫到从包间里走出的人时,眼睛一亮,拍了拍铃木次郎吉的肩膀,小声说道:“伯父,出三亿包厢的人出来了,是个美人诶?”

   铃木次郎吉也看到了率先走出包厢的黑裙美人,下意识地忽略了落后她半步的青年,有些诧异道:“什么时候这么年轻的小姑娘也能来这里了?”

   园子想了起来:“我刚刚看过一些资料了,那个包厢的人好像姓本间。”

   铃木次郎吉有些不理解,日本的财阀很多,姓本间的大佬也有,可是……

   本间家哪有这么年轻的代理人?

   铃木次郎吉着拍卖会结束第二天就派人给各大新闻媒体发送了邀请函,连带着各种大财阀都被炫耀了一番。

   新闻发布会就在第二天晚上,也摸不清铃木次郎吉的底,织镜还是决定先行出击。

   倒也不是织镜心急,在拍卖失败的那一刻,她还没看到自家老弟的踪影,给诸伏打电话只留一句“再等等”,等得她心痒痒的。

   织镜没有打算再以代理人的身份高调前往,只是穿着西装裙,像平日时的样子,温柔中多了一分干练,前往会场的途中,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对找停车位的安室笑到:“我倒是很久不见你穿正装的样子了。”

   安室苦笑一声,扯了扯自己的领带,道:“这一套西装穿得束手束脚,一会动起手来估计要扯破了。”

   不过……

   看织镜如狼似虎的眼神,或许根本不介意亲自上手扯破他的衣服。

   这目光真是一点都不带掩饰啊。

   织镜揉着太阳穴,带着困意地打着哈欠,说:“我们又不是去打架,毕竟组织一向主张低调行事,以理服人。”

   低调行事?

   以理服人?

   安室点破道:“整个组织也就你和这两个词沾了一点关系。”

   “说什么呢。”织镜轻笑一声,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声音越发妩媚,大有娇嗔的样子,听得安室又想起那日那身露骨的礼服,撑着下颚,遮住了耳垂的红润。

   她转到了驾驶座上,为安室拉开车门,做了个邀请手势,嘴角含着儒雅的笑容。

   “请下来。”

   这两日织镜的追求攻势有些强,她对利用袭击身体优势的掌控和对情绪感知到掌控一样有天赋,安室对此也只能无奈得叹气,越发怀念刚见面时,十五六岁的织镜那天真温婉的模样。

   现在的她到底是哪里变了呢?

   安室从来不会让个人感情生活介入自己的卧底任务之中,可一旦开始认真思考,便发现这事比他想象的还要麻烦,无奈之下,只能先握住织镜伸出的手,走下了车,二人一起朝新闻发布会现场入口走去。

   按照计划,织镜和安室是分开行动,一人伪装成安保人员踩点,一人作为本间家的代理律师到现场掌握形势,可入场这一段,织镜一直小心翼翼地握着安室的指尖,仿佛这约等于无的肢体接触,就已经能让她有极大的满足一般,让安室也不忍心甩掉她的手。

   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很多,安室的西装混与其中一点都不违和,只是多了个陪伴身边的美人,便有些引人瞩目了,就连织镜也觉得一直有一道赤裸裸的目光紧盯着他们二人,便叹了口气,只能不舍地松开手,对安室说了声“我先过去”,就跟着人流走入会场中。

   即便在小半数人都有种族歧视的美国,织镜的容貌依旧吃香,安室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只觉得更加无奈,微微摇了摇头,身后,却被一人拍了拍肩膀,一个少年的声音随即响起——

   “你们是什么关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