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万万没想到

第三百三十八章 苏长安,我哪儿让你不满意了吗?

万万没想到 深巷藏猫崽 4987 2024-06-14 06:07

   苏长安听到这话,低头看着夏凤翔:“咱可以用救了我这样的词儿吗?”

   夏凤翔白了眼苏长安,然后一把抓住苏长安腿上的肉,但也没掐或者拧,就抓着。

   苏长安看到这一幕,心里咯噔一下,然后伸手轻轻掰开夏凤翔的手:“媳妇儿,说归说,就靠这二两肉活了,别抓。”

   夏凤翔瞪了眼苏长安,说正经话呢,突然这幅样子,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但...

   看着苏长安把玩着自己手的样子,夏凤翔皱了下眉头问道:“苏长安,你梦到过我没。”

   苏长安如实点头:“梦到过。”

   夏凤翔来了兴趣:“我在做什么?”

   苏长安依旧老实巴交:“打我。”

   夏凤翔脸色不是很好看了。

   苏长安倒是没注意到夏凤翔脸色怎么样,倒是注意到了自己媳妇儿小手,拨弄手指头玩还挺有意思的。

   但是突然...

   苏长安就看到那有意思的手指头不好玩了,因为又捏成拳头了!

   看到这一幕,苏长安看向自己媳妇儿,发现正在直勾勾瞪着自己,于是马上说道:“打是情骂是爱不知道?所以梦到你打我,就是爱我的表现。”

   说着,苏长安又将拳头给掰开,好端端的捏拳头干啥!

   夏凤翔看着苏长安这样,要骂呢,但是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而且我刚刚可是梦到第一次捡到你的时候,你不认识我了,还要直接走!这是第一次梦到这种!”

   闻言,苏长安反问:“后边我看你说什么哄我,亲我之类的,不是我又回来了?”

   夏凤翔脸又红了一下,然后骂道:“是你回来了啊!不然怎么可能会有后面那些!”

   苏长安马上说道:“那就不得了!而且只是梦而已,你在纠结什么...我怎么离开你啊,你看看我,外边花花世界那么诱人我都没走,就留在你身边每天琢磨着怎么气你,怎么不挨打来着,我对其他什么人这样了?哎,做女帝的人,怎么这事儿想不明白。还骂我,要打我,想到这事儿我就生气,道个歉吧...这事儿不道歉你哄不好我了。”

   说完话,苏长安撇过头,不去看夏凤翔,仿佛真的生气了。

   而夏凤翔眨巴着眼睛,有些没反应过来,但看着苏长安样子,却是不由笑了起来,然后骂道:“苏长安!不讲道理是不是!”

   苏长安没理睬夏凤翔。

   看苏长安不理自己,夏凤翔直接揪住苏长安耳朵,然后强行让自己看向自己,“苏长安,你还真是胆儿越来越肥了,都敢跟我这样了是不是!而且你的问题,还成我的错了,还要我哄你!!怎么想的你!”

   苏长安被揪着耳朵,所以自然是歪着头的,当即就说道:“夏清歌~我堂堂九品高手的耳朵,是你能揪的?”

   虽然是这么说,但苏长安倒也不挣脱开,不然轻轻一下子就可以挣脱的。

   而夏凤翔听到这话,当即瞪圆了眼睛,不仅揪着耳朵,更是伸手捏住苏长安鼻子:“我还捏你鼻子呢!而且还有脸说九品...羞不羞,谁家九品腰动不动就疼的!”

   听到这话,苏长安不开心了,“来来来,咱俩掰扯掰扯,我腰为啥这么疼,还有我脖子这儿为啥成这样,你知道我今天出去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吗?我都害怕别人看出来,可劲儿用头发去挡,这都换发型了相当于。”

   听到苏长安的话,夏凤翔有些不好意思了,可还是一脸不认输的说道:“那还不是你昨晚啥话不说,怪我吗?要你早点儿说了,我能结束了才发现对你这样了?”

   苏长安一脸凝重:“我的清歌儿啊,你昨晚那个状态,我说啥你能听?”

   夏凤翔脸色微红,但心里却是知道不能认输了,当即扭头看向苏长安:“那你说怎么办!而且我跟苏文清都说了是你练武练的,都帮你找好理由了!知道我想了多久才想出这理由吗?”

   听到这个,苏长安马上说道:“是,然后就导致琳涵她们都认为我功力提升这么快,是因为我在修炼什么自残的武学功法了,而且我病一直不好,也是这个问题...”

   夏凤翔听到,眨了眨眼睛:“啊?”

   苏长安马上说道:“松开。”

   夏凤翔愣了一下,松开手后,疑惑看着苏长安。

   苏长安站起身说道:“坐好,要好好说说这事儿了,你想别的理由怎么就不行,比如让猫挠的啊什么的,都行啊,练武功练的,怎么想的你。现在全误会了,我这么厉害,丢丢丢的练武,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呢,这就九品了,结果现在变成了因为修炼自残的武学,你说说这事儿弄得!”

   夏凤翔依旧一脸诧异看着苏长安,并且不由笑了起来,主要是没想到有人会这么想。

   而且...

   仔细想想,好像是有那么个道理在的。

   苏长安看着夏凤翔还在笑,立马说道:“笑!还笑?!知道不知道我现在在外边的传闻,我都感觉我那天噶了,都在大家伙预料中了,你还弄这一手!亏我昨天那首诗词弄那么好,因为珍惜你,害怕失去你,所以才写那样的出来的,尤其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咱俩第一次见多好!我那一脚踹得你,现在想想我都怀念那爽感!”

   原本还想着,自己好像是有点儿闯祸意思了的夏凤翔,在听到苏长安后面的话后,当即站起身看着苏长安:“苏长安!你再说说那首诗词怎么回事儿?!”

   苏长安自然也是不认输的,毕竟手头证据呢,夏凤翔还敢不认?

   当即从怀里掏出今日期刊,上边自然是大名鼎鼎的【诗王】徐醉吟的赏析。

   当苏长安拿出期刊的时候,连带着之前在苏府写的那个东西一起掉了出来。

   不过苏长安倒是没把这东西给夏凤翔,只是把期刊给了她。

   夏凤翔接过,看到是期刊,当即翻了白眼看向苏长安质问道:“认真的?”

   苏长安愣了一下,啥意思,啥认真的...

   但是想想后,苏长安很肯定的说道:“嗯!你看,堂堂诗王都这么赏析了,能有错?说明人家看到我对你的真心!也就是你还掐了我手心儿!”

   夏凤翔看着苏长安没出息的样子就来气,直接骂道:“要真是这样写的,昨天你会那么怂?一个劲儿跟我道歉?而且突然出来个傻了吧唧的徐醉吟这样赏析,就成真了?随手写的就是随手写,还真就拿着别人胡思乱想的玩意儿来跟我说!苏长安,别忘了我是你什么人,一个枕头睡着,你肚子里是不是好屁我都知道,现在出来个傻子这么认为了,你还当真一样跑来我跟前儿邀功是不是!骗别人可以,骗我是不是!我都不计较诗词如何了,你自己上杆子来找骂!坐下!坐好!”

   苏长安看着夏凤翔,想了想后,这次轮到他乖巧的坐在了地板上,然后看向苏长安想了想后倔强道:“徐醉吟在我心里是诗王,不是傻子。”

   夏凤翔白了眼苏长安:“懒得跟你絮叨这些,那个是什么,拿来我看!”

   说着夏凤翔摊开手掌。

   苏长安愣了下,注意到夏凤翔要的是自己刚刚写下那些意见的纸张,恍然间,苏长安想起苏婉儿跟他说的不能给陛下看的话...

   沉默了一下后,苏长安默默收了回去。

   主要是刚刚才拿出期刊,自己一句话,夏凤翔十几句话就出来了,而且一下子就戳穿了是徐醉吟乱弄的,这让苏长安底气不足了。

   “拿来!”夏凤翔看着苏长安。

   苏长安抿抿嘴,然后就打算收起来,不能给!

   夏凤翔看出苏长安意图,直接伸手从苏长安手中抢了过来,然后也不犹豫,当即打开。

   但是才开的瞬间!

   哗~~~

   就看到夏凤翔将纸张直接捏在手中,然后看向苏长安:“苏长安,我是哪儿让你不满意了吗?”

   苏长安听着这有点儿熟悉的话,有些疑惑的抬眼看向夏凤翔,这哪儿跟哪儿啊!

   而夏凤翔直接说道:“十三条!你还对我有十三条意见了?!是对我一直不满意,就想着用这次机会弄一下了是不是!”

   苏长安眨着眼:“啊?!”

   惊诧之后,苏长安立马说道:“我哪儿对你有意见了。”

   夏凤翔立马反问:“那些不是意见是什么!”

   苏长安马上开口:“那些...”

   但是才要说话呢,夏凤翔直接打断:“哼哼,十三条!我对你都没意见的,你放到还不乐意了是不是,成了婚腻了是不是!跟我道歉,这事儿你不道歉哄不好我了!”

   苏长安抿着嘴看着夏凤翔,听着最后那熟悉的台词,一脸呆滞,因为突然感觉怎么立场兑换了,而且这说的啥呀这是!

   但是看着夏凤翔,苏长安开口道:“不是,媳妇儿,你先听我解释,这事儿吧是这样的,就是...”

   当苏长安说到这儿的时候,看着夏凤翔直勾勾的看着他,苏长安撇撇嘴:“我错了。”

   夏凤翔看着苏长安,强忍着笑,轻轻点头:“起来吧。”

   苏长安坐在地板上看着夏凤翔:“咱在自己家,还要站着说话?”

   夏凤翔愣了一下,瞪了眼苏长安,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

   但...

   坐下来的瞬间,夏凤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看着一脸无奈的苏长安,不由笑了起来。

   不为别的,因为突然想起来苏长安是不是在哄自己开心啊,所以才这样,因为这样一下后,刚刚那些郁闷全部一扫而空了呢!

   这么想着,夏凤翔看着苏长安,想想自己梦里的时候,又看着苏长安,咬咬嘴唇。

   但是就在夏凤翔要说话的时候,外边孙尚宫的声音却是传了进来。

   “陛下,焉耆等西域各国使臣在中和殿候旨。”

   听到这话,夏凤翔皱了下眉头:“这么快。”

   但是说罢,夏凤翔看向苏长安,伸出食指轻轻挑起苏长安下巴:“好好在这儿等我回来,少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知道了吗?”

   苏长安看着夏凤翔没做回应,但是夏凤翔却是伸手轻轻弄了下苏长安的脸,于是也就成了苏长安点头了一样。

   夏凤翔心满意足:“乖!”

   夏凤翔开口道:“纁夏,菱花,帮朕更衣。”

   说完,就朝着屋内走去,院外的纁夏,菱花两人听到赶忙就朝着屋子那边走去。

   苏长安坐在大厅地板上一脸愁容,怎么说呢,不是个滋味儿啊!

   伸手挠了挠下巴,苏长安摇摇头,哎,算了,不想了,反正这辈子栽在这女人手里了。

   只是...

   想到夏凤翔梦话这么多的事儿,摆明了就是压力大,苏长安想想要想办法帮自己媳妇儿解压一下才行,这哪儿行啊。

   只是...

   这么想着的同时,其他的事情也就算,主要是刚刚夏凤翔说的第一次见面的事儿。

   不由自主...

   苏长安想到自己当时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是在马车上的事情来着,当时就注意到了女扮男装样子的夏凤翔。

   当时苏长安挺鄙视夏凤翔的,主要是一男的怎么娘娘们们的!

   再到后面自己媳妇儿套着夏白王这马甲的日子,瞧着就欠收拾。

   哎!

   人生若只如初见啊!

   那会儿都是我收拾媳妇儿来着,现在想收拾也舍不得了呀...

   这么想着苏长安摇着头。

   而夏凤翔那边也更衣结束,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的黑色的龙衮大袍。

   来到苏长安跟前的时候,夏凤翔让纁夏她们先出去。

   然后看着苏长安。

   苏长安看着夏凤翔疑惑了一下:“陪你去?”

   夏凤翔摇摇头:“我去就行,觐见的小事儿罢了。倒是...苏长安...”

   说到这儿...

   这位穿着龙袍的女帝一脚踩在大厅外边玄廊之上,身子朝着苏长安前倾,再次用食指挑起苏长安下巴,然后低声道:“我认真想了想,咱们要个孩子吧。”

   说罢,夏凤翔松开手,然后径直就朝着院外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