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万万没想到

第三百三十五章 皇后娘娘人不在江湖,但江湖开始有她的名气了

万万没想到 深巷藏猫崽 9195 2024-06-11 15:54

   商人倒是听到了女人的话,但目光却是低头看向自己左手所在,看着血淋淋的画面,还有自己落在地上的手掌...

   “啊!!”

   一声凄厉惨叫声马上从口中喊出!

   原本周围所有人在看到那女人一刀砍了商人手的时候,就一脸诧异。

   而当下听到商人惨叫,更是当即晃过神,一个个脸色惨白的同时,一脸惊恐的纷纷看向那女人以及那刚刚进来的那些人。

   “哪来的狗...嗯?”

   那一些江湖人倒是冷哼一声,其中一名汉子,手直接放在桌上刀柄上,但是才要拔出瞬间,整个人却是感觉浑身乏力!

   砰的一下,直接倒在了地上。

   而后...

   就看到江湖人们纷纷倒地,并且一个个一脸震惊看着身边的那些妖娆女人。

   而且不单单是江湖人,便是那些商人们,也是一个个的突然间感觉到了乏力,倒在了地上!

   砍了商人手的女人看到这一幕,嘴角上扬,不去理睬那些商人们,而是看向江湖人们:“哎呦喂,姐妹的豆腐被你们这些人吃了,总要付出点儿东西的嘛,否则白让你们占便宜了呀。”

   说罢,女人凑到那带头人身边,可劲儿蹭着带头人,埋怨道:“林大哥也正是,最厉害的也就一个三品,还让我们假扮了戏班子过来下药,把这些人卖了,都还不如我那药值钱呢?”

   说话的时候,女人抬起腿,可劲儿蹭着男人魁梧身子,奶白的大雪子更是贴在男人身上,脸色潮红,完全一副求夸奖的样子。

   男人不去理会男人,只是瞥了眼那些江湖人跟商人后,看向那边躲在柜台那儿,挡着自己闺女的店老板道:“掌柜的别着急,大雪封了山,哥们弟兄们在山上没活路了所以下山觅点儿食,收点儿银子配合的话,不要命。”

   当这男人说完话的时候,与他一同进来的人也好,再或者是之前假扮戏班的人们也好,纷纷拔出了刀剑就朝着所有人凑过去。

   山上的强盗!

   再傻的人,当下也知道对方是谁了。

   陆才还有那老和尚与小和尚,算是当下未被迷药迷的浑身乏力的仅有几个人之一了。

   主要是离得远。

   而且三人瞧着也没啥能耐,所以之前强盗们都懒得多看几眼。

   当下...

   陆才看着那些强盗微微皱眉,但尚不打算动手。

   老和尚依旧双手合隆,诵经不睁眼。

   身边小和尚依旧如刚刚一样,眨着眼看着这一幕。

   看到这几人没啥动静,打扮成戏班子的强盗,自然是也不予理睬

   但...

   店掌柜却是吞咽着口水,想着这附近山上也没强盗啊,最近的那也是好几座山头那边黑鸦山上有啊,难道是那边的?

   但也不去想这些...

   看着朝他走来的那两个强盗,客栈掌柜死死护着自己闺女,然后伸手将放着银子的那盒子拿了出来。

   交了钱就不会丢了性命,尤其自己女儿在这儿,绝对不能出事儿。

   这就是掌柜的当下想的事儿。

   而瞧着则店掌柜这么配合,那走过来的光头壮汉哈哈一笑:“还真他娘的懂事儿,行!就当是你的买命...哎呦呦,小女儿挺润啊!”

   说话时,这强盗瞧见了被店掌柜挡在身后的小姑娘,而看着这小姑娘水灵灵一脸害怕神色,强盗立马眼前一亮。

   掌柜的看到赶忙将自己女儿护在身前,更是从自己戒指都摘了下来:“您...”

   但才开口,却是直接被那五大三粗的强盗一把扯开,然后就看着眼前小姑娘,瞧见小姑娘年不过十六,水灵灵的样子,强盗立马抿了下嘴唇,当即回头看向自己家老大:“大哥,二姐!怎么说,我先玩玩还是带回山里!”

   那大汉瞥了眼没吱声。

   倒是那女子发出咯咯笑声:“看着玩呗,反正我早就想着带回去了,这么润的姑娘,我也想玩呢~~”

   那强盗嘿嘿一笑,然后看向那小姑娘。

   小姑娘脸色慌张,看向自己父亲,但发现自己父亲已经被另外一名强盗抓了起来,怎么也挣脱不开。

   匆忙间拿起刚落在地上的算盘,身子靠着退无可退的墙,拿着算盘指着强盗:“别...别,过来!!”

   强盗用舌头舔着嘴唇,一脸急不可耐。

   叮~~~

   但也就是在这时候,有金色丝线在客栈烛光中轻轻闪过。

   老和尚原本在诵经,突然声音戛然而止。

   小和尚表情一怔。

   其他人,无一人发现异常。

   但...

   啪!

   砰!

   第一声是强盗人头落在地上的声音。

   第二声,是强推身子直直倒在地上的声音。

   两个动静,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

   众人目光看过去的同时,看着地上身首异处的尸体,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那就站在柜台处的少年。

   稍稍一怔后...

   所有人神色瞬间变得古怪!

   少年他们都知道,就刚刚蹲在墙角,身边放着把破剑破刀的人,一瞧就知道没啥本事,以为带了刀剑就是出来混江湖的那类。

   但...

   为什么会站在这儿...

   而且什么时候出现在那儿的!

   强盗们讶然,那些倒在地上只是浑身乏力,但意识清醒的江湖人们也是一脸惊讶。

   陆才低头看着还没反应过来,面目呆滞的姑娘,微微一笑:“没事了,你待在这儿。”

   姑娘看着眼前的少年郎,然后低头看到地上的尸首,已经完全懵了。

   陆才也不与小姑娘多说什么,再次笑了笑后,转身看向那抓着店掌柜的强盗。

   手中微动,金色的丝线微微飘动。

   而陆才走到店掌柜身边:“先生,去你女儿身边吧。”

   说着扶起了店掌柜。

   而店掌柜一脸震惊的看着就在自己身边那个刚刚抓着他的强盗,同样是身首异处的样子,然后一脸骇然看向身边的少年。

   陆才不多说什么,只是扶着店掌柜到了柜台那里。

   而此刻,客栈内的所有人清醒了过来,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那少年!

   完全没看到少年动手!

   但是...

   两个人就这么死了!

   而且全部是被斩了头!

   什么来路!

   所有人震惊的看着陆才。

   而那为首的人,手按在自己腰间刀柄之上:“哼,倒是乌鸦啄了眼,看走眼儿了。没想到这位兄弟小小年纪,有这样的本事,不过,对我...”

   当说到这儿,陆才却是朝着这位强盗首领作揖,并且直接打断:“我家皇...我家主子给我在信里交代过,出门在外与人打架,最忌讳啰嗦,直接杀了就行,所以...麻烦各位去死吧。”

   说罢,陆才直接就朝着那强盗首领走去,双手手指微微颤动,金色丝线飘动。

   强盗首领冷漠扫了眼陆才的瞬间,腰间的刀已经拔了出来。

   “嗯?”

   但是就在他腰间的刀刃才要拔出来的那一刻,却是感觉到了自己手腕处有什么东西,仔细看去,是金色丝线。

   还没等这人做什么反应呢,他当即感觉到了什么!

   但却为时已晚!

   在打算动手直接挣脱开的时候,男子感觉到自己脖子所在凉了一下。

   然后...

   啪!

   强盗首领的头颅就这样直接掉在了地上。

   而后,也如之前一样,强盗首领的身子重重倒在地上地上,并且所有人看到这人的手腕已经被平整切断,不过手就在刀柄之上,所以倒是没有落在地上。

   而看到自家三品刀客实力的大哥就这样直接死了,所有人一脸骇然。

   尤其是那被称为二姐的妖娆女子,更是一脸惊恐的看着陆才:“我...”

   但下一刻...

   这女子马上吼道:“上...上啊!!”

   闻言这话,周围强盗们哪儿敢上啊。

   但他们不敢上,陆才却是不会等着他们动手。

   因为皇后娘娘给他的信里说了‘跟人动手,尤其是有手下的人,别杀了人就傻站着,别装帅,等该杀的全杀光了再装!’

   陆才很听皇后娘娘的话。

   所以...

   强盗们不动手,但陆才却是已经再次出手。

   依旧是金色环绕,所过之处,伤口平整至极!

   所谓屠杀...

   不过如此!

   诺大的客栈之内,没一会儿就充斥了血腥味,一个个人头身首异处,场面何其恐怖!

   别说是那些没见过这种场面的商人过客了,便是倒在地上浑身乏力的江湖人们也是看着这一幕,满脸惊恐!

   而终于...

   所有强盗中,只剩下那个脸色惨白在地上的女人,一脸恐惧的看着面前的陆才,不断摇着头:“不要...我没有,不要...”

   这么说着的同时,女人突然反应过来,朝着陆才直接跪下来磕头:“我错了,求你不要杀我,我错了,小弟弟...不对,是少爷,少爷求你了,别杀我,我什么都能做,求你别杀我,我真的错了!”

   陆才站在女人身前,身上的衣服上已经沾了血迹,便是脸上都有些血珠的存在。

   不过陆才倒是无所谓这些,低头看着女人说道:“我家主子信上说了,如果该杀的人认错,那不是知道自己错了,而是知道自己要死了。”

   女人愣了一下,抬眼看向陆才。

   但是才抬头!

   女人眼前金色一闪。

   然后...

   啪!

   身材丰腴的女子也随之直接倒在地上。

   身上的衣服变得有些不整,奶白的大雪子呼之欲出。

   但...

   已经没人在乎这些,因为众人看到了那少年站在原地,松了口气的神色。

   不是紧张之下松口气那种。

   而是...

   终于杀完了的那种松口气!

   没人知道这少年什么人,什么来历,更加不知道他张口闭口说的主子是谁...

   但...

   看着这个年纪轻轻就杀了如此多人而面不改色的少年,众人心中莫名胆颤!

   便是那些江湖人,也是如此!

   可就在这时候...

   “施主,请问,你要在这里躲到什么时候?”

   有些稚嫩的声音传到了众人耳中,包括陆才!

   扭头看过去,就看到是那年轻小和尚站在刚刚假扮戏班的强盗们带来的那些箱子们所在的地方,低头看着那些东西里开口。

   但众人看向那些杂物堆的时候,却是看到了有一女子躲在里面。

   女子看到陆才看向自己,吓一大跳,就去抓住小和尚,似乎是打算将小和尚当人质。

   但...

   就在她的手才要抓住小和尚的时候,小和尚笑着伸手抓住了女子手腕。

   然后...

   咔嚓一声!

   却是直接掰断了女子胳膊,而后...

   小和尚轻轻拽起女子,另一手朝着女子胸口一掌。

   咔嚓!

   数道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女子更是一口鲜血吐出的同时,直接倒在了杂物之上,一动不动,摆明了就是死的不能再死!

   小和尚看着女子尸体,双手合拢:“阿弥陀佛。请施主来身多穿些衣服。”

   说罢,小和尚看向陆才。

   陆才也在看着小和尚。

   四目对视。

   而整个客栈内,静的可怕!

   但是突然...

   陆才想起来皇后娘娘给他的信里说了,打完人,剑一拿,那叫一个帅!

   想到这个...

   陆才跑到自己行礼放着的地方,将刀悬在腰上后,拿着剑看向客栈里众人。

   但...

   陆才拿着剑,却是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因为娘娘就写了很帅,没写该怎么做来着。

   于是稍稍一怔后...

   陆才看着那些看向他的人,不由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将剑放在地上,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嘿嘿一笑。

   然后将刀剑放下来,从自己行李里小心翼翼拿出几个药包。

   药包之上有诗词,明显就是猫猫的。

   而确实,就是猫猫在陆才临走前给他的。

   有金疮药,有迷药,有毒药,还有解毒药以及一些治疗昏迷,浑身酥软的药材。

   全部是猫猫再知道陆才要出远门,所以特地收拾起来给陆才的。

   并且上边都做了记号。

   陆才看到其中一个药包记号是解昏迷,浑身无力的,又看了眼那些倒在地上的人,就拿起这药,其他的小心放回行李中。

   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但陆才想着先拿出来,再看看那些人情况再说。

   不过...

   就在陆才才要站起身的时候,却是看到了那小和尚走到了他身前。

   陆才看着小和尚,有些拘谨,因为这样好看的小和尚,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小和尚轻轻一笑:“我叫李心圣,因为还没正式受戒出家,所以还没有法号。”

   说着,小和尚双手合拢,朝着陆才行礼。

   陆才赶忙作揖,但是才想到对方是出家人,又立马也做出佛家双手合拢样回了礼:“我叫陆才。”

   小和尚看着陆才样子笑着说道:“杀了这么多人,还做我们佛家弟子样子,佛祖说不得要降罪下来的。”

   陆才闻言,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而看到陆才这样,所有人再次倒吸口气,或者说从刚刚看到陆才拿起刀剑做出那奇怪样子的时候,其实众人就感觉到了诧异。

   因为这少年从那时候开始,完全跟刚刚杀人绝不留情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尤其当下样子,才像是一个少年郎样子啊!

   而看到陆才这样,小和尚李心圣笑了笑,才要说话,却是看到自己师父走了过来。

   老和尚双手合拢,有佛珠挂在手腕之上,当下走到陆才身侧,看着陆才行了佛门礼后,轻声开口:“陆施主可是从京城来的?”

   陆才恭恭敬敬回了礼,一来是因为对方是老者,而且还是僧人,再来就是陆才在这一刻感觉到了老和尚给他的感觉跟自己师父还有燕大统领给他的感觉很像。

   那种,止境强者才会有的感觉。

   陆才点点头:“嗯,是。”

   老和尚双眸清亮:“果真如此,老僧还以为看错了。”

   陆才看着老和尚疑惑了一下。

   老和尚微微一笑:“我与尊师未曾见过,但听闻过尊师名号及手段,故而才会过来一问。”

   但也仅此而已了,毕竟宋恩在江湖上虽然有些传闻,但极少与人打交道。

   因此也没什么可多说的了。

   而老和尚低头看向陆才手上药包:“是要给大家用的解药?”

   陆才倒也不避讳,点点头。

   老和尚轻声问道:“可否让老僧看看。”

   陆才自然是送上。

   轻轻打开药包,老僧注意到了包着药包的纸张写着的那句‘佛即心兮心即佛,心佛从来皆妄物。’微微一怔后,低头闻了闻。

   而后露出赞许目光:“倒是好药,如此配药,却是头一遭见识,厉害!”

   听到这话,陆才嘿嘿一笑,因为对方称赞了猫猫姐姐嘛。

   老和尚又闻了闻,稍稍思量后,显然是猜出了其中药材那些,而后一脸赞许:“佩服。”

   说罢,看向陆才:“是尊师所配制?”

   陆才摇头:“不是,是我猫猫姐弄得。”

   说完,陆才想到对方应该是不知道猫猫姐的,于是补充道:“就是我家主子身边的人,比我年纪大,我就叫猫猫姐了,而且猫猫姐可厉害了,就算是...就算是八品的刀客,吃了她的药,都能昏迷过...”

   当说到这儿,陆才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毕竟跟眼前僧人才第一次见面。

   而自己说这么多,有些犯了江湖大忌。

   只是...

   眼前僧人却是给他十分亲近的感觉,再加上夸猫猫姐,所以不由多说了。

   看着陆才不说了,老和尚自然是也是看透,然后笑了笑:“着实是有手段的人,老僧略懂药理,闻闻此药,便知配药之人手段何其了得。但...若用此药,有些大材小用了。过一个时辰,那些人就会康复,无需用解药。”

   听到这话,陆才点点头。

   然后看向地上那些尸首,想了下后说道:“那...那我去收拾那些尸体。”

   老和尚笑了笑,让开路。

   叫李心圣的小和尚看着陆才这样,眨眨眼后朝着老和尚道了句‘师父我去帮忙’后,就跑到了陆才身边。

   然后倒也是不害怕,直接拿起地上两个人头,就朝着客栈外边走去。

   陆才抬起一具尸首的时候,却是不由看向柜台那里,自然是看到那小姑娘看着他。

   陆才微微一笑。

   小姑娘吓了一跳。

   但...

   小姑娘犹豫了一下后,就跑到了陆才这边,开始吓得都不敢睁开眼睛,但是片刻后,睁开眼,强忍着害怕与作呕帮着陆才抬起了那人尸体。

   小和尚回来,看到这一幕,也就笑了笑,然后看着陆才问道:“陆才,那个诗句,是你写的?”

   陆才:“啊?”

   小和尚:“就是你包药的纸上写的那句佛即心兮心即佛,心佛从来皆妄物啊。”

   陆才疑惑了一下,然后马上恍然:“不是,是我家主子写的。”

   小和尚皱眉:“你这个年纪已经要五品了,还有主子啊,什么人啊。”

   陆才马上说道:“很厉害,很温柔,很好很好的人,而且长得很...很好看。”

   小和尚疑惑了一下:“那...你刚刚说的那些你家主子说的什么的,说的就是他喽?”

   陆才点头:“嗯,可厉害了,而且诗词我家主子也很会写,很多人佩服。”

   小和尚笑了笑:“读着感觉是很厉害,但你这么会杀人,很奇怪你家主子什么样的人,能写出如此具有佛性的句子,却还那样教你。”

   陆才嘿嘿一笑:“就是特别好的人,特别特别好的人。”

   小和尚脸上更加好奇。

   不过...

   这画面,其实很奇怪!

   一个小和尚,一个杀人所有人的少年,一个脸色很难堪的姑娘,三人收拾着那些尸体。

   尤其是和尚手上还拿着人头,这场面要多怪有多怪。

   看得客栈内其他人,纷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但同时...

   所有人也听到二人对话。

   马上要五品了!

   难怪有这个实力!

   但是!

   这少年看起来还不到十五岁吧!就要五品了!

   并且有人更是想到,那小和尚也看起来不到十五岁样子,竟然能看出那少年是五品!

   所有人倒吸口气!

   并且心中更是骇然,那所谓主子是什么人!能让这么一个天资如此恐怖的少年死心塌地到这程度!

   而那老和尚,当下轻轻拨开药粉,看着纸张上的诗词,虽然也就一半,但...

   老和尚却是看着脸上略有感触一半,将其记在心中,之后重新包好了药。

   将药包放到陆才行李上,走到了那之前被断了掌的人身边,从自己怀里拿出金疮药,涂抹了一些后,小心帮其包扎。

   之后,老和尚告诉众人无碍,休息之后就会康复。

   有江湖人注意到僧人身上僧袍上绣着的莲花。

   立刻将其认出是来自莲花寺的僧人!

   再看老僧年纪。

   心中不由心生敬意。

   有江湖人趴在地上看着老和尚,恭敬问道:“不知大师是莲花寺哪位圣僧?”

   老和尚笑着摇摇头:“不足入耳。”

   即便被拒绝,但这些江湖人却无一人敢多说什么,实在是莲花寺内四位圣僧,每一人皆是止境!

   而且眼前圣僧没拒绝自己身份,只是拒绝说出自己法号。

   这就是承认了!

   因此,江湖人更是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运功想要快速恢复。

   这时候...

   小和尚看到自己师父在这儿:“师父,诗词背下来了吗?”

   老和尚知道小和尚刚刚看到了,当即说道:“非全文,却乃颂佛之佳作。”

   小和尚回头看向陆才:“他说是他主子写的,还吹自己主子如何如何厉害来着,那岂不就是文武全才了?还有配了药的猫猫也是个厉害的?”

   老和尚笑着说道:“世间奇人何其多,能让陆施主追随之人,必定不凡。不凡之人,自有更多优秀之人相随。”

   小和尚感觉自己师父知道了什么,但就是不告诉自己,只能撇撇嘴,转头继续去帮陆才。

   一具尸体,陆才抬着这头,小和尚抬着那头。

   两人相视一笑,继续这怪异场面。

   而一老一小和尚对话,入了周围江湖人的耳朵,心中更是骇然,能让莲花寺圣僧评论不凡...

   这位叫陆才的少年的主子什么人啊!

   陆才与小和尚...

   这一天,是两人第一次相见。

   今后的【怒莲佛】李心圣,当下五品。

   今后的【血蚕】陆才,四品。

   而此刻...

   再将来江湖同龄人之中,唯一能压着二人的那叫酸菜的剑仙女子,此时此刻看着自己大姐姐写的东西,皱起眉头,然后看向自己大姐姐:“姐,要是把这个给陛下看,你又会挨打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