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乒乒乓乓是爱情呀

第一百一十一章 星光下的舞者,宴会中的救赎

乒乒乓乓是爱情呀 大范饭 14703 2024-06-11 15:54

   在名流云集的社交场合中,任佳豪总是那个习惯性地回避者。他总觉得这种充斥着珠光宝气的环境过于虚伪,每个人都是戴着面具的演员。然而,这一晚的宴会却与众不同,仿佛命运之神在幕后悄悄操纵着一切。

   教练领着他穿梭在衣着光鲜的宾客之间,介绍着巡回赛的赞助商。尽管任佳豪对这种应酬心生厌烦,但出于礼貌和职业素养,他还是一一举杯回敬。

   敬酒环节一结束,他便迫不及待地寻找一个安静的角落,想要逃离这喧嚣的场合。就在此时,台上的芭蕾舞表演吸引了他的目光。那舞者曼妙的身姿和散发出的优雅气质,让他感到莫名的熟悉。

   表演结束,舞者褪下华丽的舞裙,换上一袭白衣,犹如仙子下凡。她手持酒杯,款款走向任佳豪。

   “嘿,没想到你也在这儿!”女孩的声音清脆悦耳,身材高挑,长发如瀑,白衣更衬托出她的清纯脱俗。任佳豪愣愣地看着她,努力在记忆中搜寻与她的过往。

   “怎么?不记得我了?我是音乐学院的杨松儿啊。”女孩微笑着提醒道,“我们曾在体院和音乐学院的联谊会上见过,海边的篝火晚会,你还记得那个羽毛发夹吗?”

   随着她的提醒,任佳豪的脑海中逐渐浮现出那个夜晚的情景。是的,她就是那个在海边独自散步、显得有些孤单凄冷的女孩儿。

   “要不要出去透口气?”女孩看出任佳豪早想逃离的心,带他来到公园的草坪上,杨松儿脱下高跟鞋,让青草熨帖她那满是伤痕的双脚,那些伤痕如同战士的勋章,见证了她的努力和付出,但却令任佳豪感到触目惊心。

   “别这么大惊小怪,你们运动员不也是经常受伤?为了热爱,一切都值得。”女孩的目光坚定而炽热。她告诉任佳豪,自己一直梦想着去巴黎进修舞蹈,为了早日实现梦想,只能辗转于不同的场子勤工俭学。而看到任佳豪在赛场上的夺冠瞬间,给了她无尽的激励。

   可能是之前未曾留意过,自那以后,任佳豪总能在不同的场合与杨松儿偶遇。点头回首间,一种莫名的情感正在升温。

   一次答谢宴上,灯光交错,人声鼎沸。任佳豪坐在角落里,静静地观察着这场浮华的宴会。杨松儿今晚穿着一袭淡雅的长裙,仿佛是一朵盛开的白莲,在喧嚣中显得格外清新脱俗。也是个可怜人,任佳豪摇摇头继续看着杨松儿流连于酒桌间。

   谈笑间,一个西装笔挺、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走向杨松儿,他手里端着一杯酒,脸上挂着油腻的笑容,显然不怀好意。

   “杨小姐,你的舞蹈真是令人陶醉。”大老板的声音洪亮而刺耳,“来,我敬你一杯。”

   杨松儿微微皱眉,“谢谢您的夸奖,但我不太会喝酒。”杨松儿拒绝道。

   大老板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他显然没有料到杨松儿会拒绝他。他愣了一下,然后不依不饶地说:“杨小姐,这可是我的一片心意,你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

   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们这边。杨松儿感到有些尴尬和无奈,她知道自己不能轻易得罪这位大老板,但也不想委屈自己。

   任佳豪不忍心看小姑娘为难,站起身,大步走到杨松儿身边,微笑着对大老板说:“张总,君子不强人所难。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代她喝了这杯酒吧。”

   说完,任佳豪接过大老板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他的举动让在场的人都感到惊讶不已,尤其是杨松儿,满眼感激。

   大老板见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他讪讪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杨松儿的嘴角露出一丝令人不易觉察的诡异。

   宴会结束后,任佳豪坐在花园的长椅上,抬头仰望星空,微风拂过,带走一丝酒气,人也清爽了起来。

   手机屏幕亮起,是李金妮发来的消息:“佳豪,你最近都不用训练的吗?齐天可是每天都在刻苦练习,他的技术和体能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任佳豪微微一笑,他并不惊讶于齐天的努力。在这个竞技体育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奋斗。他敲打着手机键盘,回复道:“别担心,我过几天就回去。”

   李金妮的消息再次传来:“你如果再不回归训练,专心准备比赛,迟早痛失冠军,成为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

   任佳豪看着屏幕上的文字,心中涌起一股暖流。他知道,李金妮是在关心他,担心他的未来。他深吸一口气,回复道:“放心,我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击败的。”

   他顿了一顿,又补充了一句:“你才是,毕竟不是天才型选手,加把劲好好训练,小心变成了一颗流星。”调侃完李金妮,任佳豪忍不住笑出声来。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站起身,望向不远处的湖泊,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着他沉思的脸庞。他想起和李金妮在伦敦共同奋斗的日子,那些欢笑与泪水交织的时光仿佛就在昨日,不禁感慨万千。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缓缓站起,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不远处的湖泊。湖面波光粼粼,仿佛一面镜子,静静地映照出他沉思的面容。他的思绪回到了和李金妮在伦敦并肩作战的日子,那些充满欢笑与挑战的回忆历历在目,犹如昨日之事,让他心中涌起无限感慨。

   “佳豪,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杨松儿温柔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他回过神,转身看到杨松儿轻盈地走来,手中托着一杯蜂蜜水。

   “客气了。”任佳豪微笑着接过蜂蜜水,轻抿一口,甘甜的滋味如同暖流般在口中散开,舒缓了他紧绷的神经。

   “很少见你这么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呀?”杨松儿好奇地问道,“你平时总是眉头紧锁,难得看到你笑得这么灿烂。”

   “哦,只是和一个朋友聊了几句。”任佳豪轻描淡写地回答。

   “是女朋友吗?”杨松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追问道。

   任佳豪微微一怔,这个问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沉默了片刻,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我倒希望是。”他低声说道,语气中透露出淡淡的期许与无奈。

   杨松儿敏锐地捕捉到了任佳豪话语中的深意,她心中不由得一紧,但又迅速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她轻轻笑了笑,试图缓解这突然有些尴尬的气氛。

   “看来,你对这位朋友有着特别的情感呢。”杨松儿轻声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

   任佳豪没有立即回答,他再次望向远方的湖泊,仿佛在寻找着答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是的,她对我来说,确实很特别。”

   听到这样的回答,杨松儿难掩失落,心中有些苦涩。“真羡慕你,事业那么成功,精神上也有佳人依托。”

   任佳豪转过身,看着杨松儿那带着哀伤与无奈的神情,心忍不住开口关心道:“你打算一直这样吗?参加这种酒局?今天如果我不在……”

   “就喝呗,能有什么办法。”杨松儿迅速地接过话茬,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的。为了未来,我必须隐忍。”杨松儿苦笑着,“陪不喜欢的人喝酒,忍受那些大老板的咸猪手。”说到这里,她的眼眶开始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没必要这样牺牲自己。”任佳豪柔声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关切。

   杨松儿抬起头,看着任佳豪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又没有你的才华和运气,我只能靠自己。”

   杨松儿背向任佳豪言辞犀利:“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要参加不喜欢的宴会,被拉出来像商品一样展示。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任佳豪沉默了,他知道杨松儿说的是事实。他们都身在这个名利场中,有时候不得不妥协,不得不放弃一些原则。但他也清楚,他们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只是现实往往让人不得不屈服。

   他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你留学的学费还差多少钱?”

   杨松儿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任佳豪,“怎么?财大气粗的冠军准备施舍我?”

   “算借的,”任佳豪看着黑压压的远方,“等你稳定下来,再还我就好。别因为钱做违心的事。”

   杨松儿愣住了,她没想到任佳豪会这样说。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任佳豪的话让她感到既温暖又感动。

   “我……”她哽咽着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用谢我,”任佳豪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毕竟,我们都是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努力生存的人。”任佳豪摆摆手,消失在夜色中。

   “谢谢”,杨松儿望着任佳豪的背影,手轻抚着小腹,抬头已是泪眼婆娑,“还有对不起”。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站起身,望向不远处的湖泊,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着他沉思的脸庞。他想起和李金妮在伦敦共同奋斗的日子,那些欢笑与泪水交织的时光仿佛就在昨日,不禁感慨万千。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缓缓站起,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不远处的湖泊。湖面波光粼粼,仿佛一面镜子,静静地映照出他沉思的面容。他的思绪回到了和李金妮在伦敦并肩作战的日子,那些充满欢笑与挑战的回忆历历在目,犹如昨日之事,让他心中涌起无限感慨。

   “佳豪,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杨松儿温柔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他回过神,转身看到杨松儿轻盈地走来,手中托着一杯蜂蜜水。

   “客气了。”任佳豪微笑着接过蜂蜜水,轻抿一口,甘甜的滋味如同暖流般在口中散开,舒缓了他紧绷的神经。

   “很少见你这么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呀?”杨松儿好奇地问道,“你平时总是眉头紧锁,难得看到你笑得这么灿烂。”

   “哦,只是和一个朋友聊了几句。”任佳豪轻描淡写地回答。

   “是女朋友吗?”杨松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追问道。

   任佳豪微微一怔,这个问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沉默了片刻,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我倒希望是。”他低声说道,语气中透露出淡淡的期许与无奈。

   杨松儿敏锐地捕捉到了任佳豪话语中的深意,她心中不由得一紧,但又迅速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她轻轻笑了笑,试图缓解这突然有些尴尬的气氛。

   “看来,你对这位朋友有着特别的情感呢。”杨松儿轻声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

   任佳豪没有立即回答,他再次望向远方的湖泊,仿佛在寻找着答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是的,她对我来说,确实很特别。”

   听到这样的回答,杨松儿难掩失落,心中有些苦涩。“真羡慕你,事业那么成功,精神上也有佳人依托。”

   任佳豪转过身,看着杨松儿那带着哀伤与无奈的神情,心忍不住开口关心道:“你打算一直这样吗?参加这种酒局?今天如果我不在……”

   “就喝呗,能有什么办法。”杨松儿迅速地接过话茬,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的。为了未来,我必须隐忍。”杨松儿苦笑着,“陪不喜欢的人喝酒,忍受那些大老板的咸猪手。”说到这里,她的眼眶开始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没必要这样牺牲自己。”任佳豪柔声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关切。

   杨松儿抬起头,看着任佳豪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又没有你的才华和运气,我只能靠自己。”

   杨松儿背向任佳豪言辞犀利:“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要参加不喜欢的宴会,被拉出来像商品一样展示。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任佳豪沉默了,他知道杨松儿说的是事实。他们都身在这个名利场中,有时候不得不妥协,不得不放弃一些原则。但他也清楚,他们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只是现实往往让人不得不屈服。

   他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你留学的学费还差多少钱?”

   杨松儿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任佳豪,“怎么?财大气粗的冠军准备施舍我?”

   “算借的,”任佳豪看着黑压压的远方,“等你稳定下来,再还我就好。别因为钱做违心的事。”

   杨松儿愣住了,她没想到任佳豪会这样说。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任佳豪的话让她感到既温暖又感动。

   “我……”她哽咽着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用谢我,”任佳豪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毕竟,我们都是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努力生存的人。”任佳豪摆摆手,消失在夜色中。

   “谢谢”,杨松儿望着任佳豪的背影,手轻抚着小腹,抬头已是泪眼婆娑,“还有对不起”。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站起身,望向不远处的湖泊,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着他沉思的脸庞。他想起和李金妮在伦敦共同奋斗的日子,那些欢笑与泪水交织的时光仿佛就在昨日,不禁感慨万千。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缓缓站起,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不远处的湖泊。湖面波光粼粼,仿佛一面镜子,静静地映照出他沉思的面容。他的思绪回到了和李金妮在伦敦并肩作战的日子,那些充满欢笑与挑战的回忆历历在目,犹如昨日之事,让他心中涌起无限感慨。

   “佳豪,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杨松儿温柔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他回过神,转身看到杨松儿轻盈地走来,手中托着一杯蜂蜜水。

   “客气了。”任佳豪微笑着接过蜂蜜水,轻抿一口,甘甜的滋味如同暖流般在口中散开,舒缓了他紧绷的神经。

   “很少见你这么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呀?”杨松儿好奇地问道,“你平时总是眉头紧锁,难得看到你笑得这么灿烂。”

   “哦,只是和一个朋友聊了几句。”任佳豪轻描淡写地回答。

   “是女朋友吗?”杨松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追问道。

   任佳豪微微一怔,这个问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沉默了片刻,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我倒希望是。”他低声说道,语气中透露出淡淡的期许与无奈。

   杨松儿敏锐地捕捉到了任佳豪话语中的深意,她心中不由得一紧,但又迅速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她轻轻笑了笑,试图缓解这突然有些尴尬的气氛。

   “看来,你对这位朋友有着特别的情感呢。”杨松儿轻声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

   任佳豪没有立即回答,他再次望向远方的湖泊,仿佛在寻找着答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是的,她对我来说,确实很特别。”

   听到这样的回答,杨松儿难掩失落,心中有些苦涩。“真羡慕你,事业那么成功,精神上也有佳人依托。”

   任佳豪转过身,看着杨松儿那带着哀伤与无奈的神情,心忍不住开口关心道:“你打算一直这样吗?参加这种酒局?今天如果我不在……”

   “就喝呗,能有什么办法。”杨松儿迅速地接过话茬,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的。为了未来,我必须隐忍。”杨松儿苦笑着,“陪不喜欢的人喝酒,忍受那些大老板的咸猪手。”说到这里,她的眼眶开始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没必要这样牺牲自己。”任佳豪柔声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关切。

   杨松儿抬起头,看着任佳豪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又没有你的才华和运气,我只能靠自己。”

   杨松儿背向任佳豪言辞犀利:“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要参加不喜欢的宴会,被拉出来像商品一样展示。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任佳豪沉默了,他知道杨松儿说的是事实。他们都身在这个名利场中,有时候不得不妥协,不得不放弃一些原则。但他也清楚,他们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只是现实往往让人不得不屈服。

   他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你留学的学费还差多少钱?”

   杨松儿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任佳豪,“怎么?财大气粗的冠军准备施舍我?”

   “算借的,”任佳豪看着黑压压的远方,“等你稳定下来,再还我就好。别因为钱做违心的事。”

   杨松儿愣住了,她没想到任佳豪会这样说。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任佳豪的话让她感到既温暖又感动。

   “我……”她哽咽着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用谢我,”任佳豪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毕竟,我们都是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努力生存的人。”任佳豪摆摆手,消失在夜色中。

   “谢谢”,杨松儿望着任佳豪的背影,手轻抚着小腹,抬头已是泪眼婆娑,“还有对不起”。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站起身,望向不远处的湖泊,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着他沉思的脸庞。他想起和李金妮在伦敦共同奋斗的日子,那些欢笑与泪水交织的时光仿佛就在昨日,不禁感慨万千。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缓缓站起,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不远处的湖泊。湖面波光粼粼,仿佛一面镜子,静静地映照出他沉思的面容。他的思绪回到了和李金妮在伦敦并肩作战的日子,那些充满欢笑与挑战的回忆历历在目,犹如昨日之事,让他心中涌起无限感慨。

   “佳豪,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杨松儿温柔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他回过神,转身看到杨松儿轻盈地走来,手中托着一杯蜂蜜水。

   “客气了。”任佳豪微笑着接过蜂蜜水,轻抿一口,甘甜的滋味如同暖流般在口中散开,舒缓了他紧绷的神经。

   “很少见你这么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呀?”杨松儿好奇地问道,“你平时总是眉头紧锁,难得看到你笑得这么灿烂。”

   “哦,只是和一个朋友聊了几句。”任佳豪轻描淡写地回答。

   “是女朋友吗?”杨松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追问道。

   任佳豪微微一怔,这个问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沉默了片刻,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我倒希望是。”他低声说道,语气中透露出淡淡的期许与无奈。

   杨松儿敏锐地捕捉到了任佳豪话语中的深意,她心中不由得一紧,但又迅速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她轻轻笑了笑,试图缓解这突然有些尴尬的气氛。

   “看来,你对这位朋友有着特别的情感呢。”杨松儿轻声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

   任佳豪没有立即回答,他再次望向远方的湖泊,仿佛在寻找着答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是的,她对我来说,确实很特别。”

   听到这样的回答,杨松儿难掩失落,心中有些苦涩。“真羡慕你,事业那么成功,精神上也有佳人依托。”

   任佳豪转过身,看着杨松儿那带着哀伤与无奈的神情,心忍不住开口关心道:“你打算一直这样吗?参加这种酒局?今天如果我不在……”

   “就喝呗,能有什么办法。”杨松儿迅速地接过话茬,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的。为了未来,我必须隐忍。”杨松儿苦笑着,“陪不喜欢的人喝酒,忍受那些大老板的咸猪手。”说到这里,她的眼眶开始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没必要这样牺牲自己。”任佳豪柔声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关切。

   杨松儿抬起头,看着任佳豪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又没有你的才华和运气,我只能靠自己。”

   杨松儿背向任佳豪言辞犀利:“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要参加不喜欢的宴会,被拉出来像商品一样展示。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任佳豪沉默了,他知道杨松儿说的是事实。他们都身在这个名利场中,有时候不得不妥协,不得不放弃一些原则。但他也清楚,他们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只是现实往往让人不得不屈服。

   他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你留学的学费还差多少钱?”

   杨松儿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任佳豪,“怎么?财大气粗的冠军准备施舍我?”

   “算借的,”任佳豪看着黑压压的远方,“等你稳定下来,再还我就好。别因为钱做违心的事。”

   杨松儿愣住了,她没想到任佳豪会这样说。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任佳豪的话让她感到既温暖又感动。

   “我……”她哽咽着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用谢我,”任佳豪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毕竟,我们都是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努力生存的人。”任佳豪摆摆手,消失在夜色中。

   “谢谢”,杨松儿望着任佳豪的背影,手轻抚着小腹,抬头已是泪眼婆娑,“还有对不起”。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站起身,望向不远处的湖泊,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着他沉思的脸庞。他想起和李金妮在伦敦共同奋斗的日子,那些欢笑与泪水交织的时光仿佛就在昨日,不禁感慨万千。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缓缓站起,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不远处的湖泊。湖面波光粼粼,仿佛一面镜子,静静地映照出他沉思的面容。他的思绪回到了和李金妮在伦敦并肩作战的日子,那些充满欢笑与挑战的回忆历历在目,犹如昨日之事,让他心中涌起无限感慨。

   “佳豪,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杨松儿温柔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他回过神,转身看到杨松儿轻盈地走来,手中托着一杯蜂蜜水。

   “客气了。”任佳豪微笑着接过蜂蜜水,轻抿一口,甘甜的滋味如同暖流般在口中散开,舒缓了他紧绷的神经。

   “很少见你这么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呀?”杨松儿好奇地问道,“你平时总是眉头紧锁,难得看到你笑得这么灿烂。”

   “哦,只是和一个朋友聊了几句。”任佳豪轻描淡写地回答。

   “是女朋友吗?”杨松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追问道。

   任佳豪微微一怔,这个问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沉默了片刻,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我倒希望是。”他低声说道,语气中透露出淡淡的期许与无奈。

   杨松儿敏锐地捕捉到了任佳豪话语中的深意,她心中不由得一紧,但又迅速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她轻轻笑了笑,试图缓解这突然有些尴尬的气氛。

   “看来,你对这位朋友有着特别的情感呢。”杨松儿轻声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

   任佳豪没有立即回答,他再次望向远方的湖泊,仿佛在寻找着答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是的,她对我来说,确实很特别。”

   听到这样的回答,杨松儿难掩失落,心中有些苦涩。“真羡慕你,事业那么成功,精神上也有佳人依托。”

   任佳豪转过身,看着杨松儿那带着哀伤与无奈的神情,心忍不住开口关心道:“你打算一直这样吗?参加这种酒局?今天如果我不在……”

   “就喝呗,能有什么办法。”杨松儿迅速地接过话茬,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的。为了未来,我必须隐忍。”杨松儿苦笑着,“陪不喜欢的人喝酒,忍受那些大老板的咸猪手。”说到这里,她的眼眶开始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没必要这样牺牲自己。”任佳豪柔声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关切。

   杨松儿抬起头,看着任佳豪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又没有你的才华和运气,我只能靠自己。”

   杨松儿背向任佳豪言辞犀利:“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要参加不喜欢的宴会,被拉出来像商品一样展示。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任佳豪沉默了,他知道杨松儿说的是事实。他们都身在这个名利场中,有时候不得不妥协,不得不放弃一些原则。但他也清楚,他们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只是现实往往让人不得不屈服。

   他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你留学的学费还差多少钱?”

   杨松儿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任佳豪,“怎么?财大气粗的冠军准备施舍我?”

   “算借的,”任佳豪看着黑压压的远方,“等你稳定下来,再还我就好。别因为钱做违心的事。”

   杨松儿愣住了,她没想到任佳豪会这样说。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任佳豪的话让她感到既温暖又感动。

   “我……”她哽咽着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用谢我,”任佳豪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毕竟,我们都是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努力生存的人。”任佳豪摆摆手,消失在夜色中。

   “谢谢”,杨松儿望着任佳豪的背影,手轻抚着小腹,抬头已是泪眼婆娑,“还有对不起”。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站起身,望向不远处的湖泊,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着他沉思的脸庞。他想起和李金妮在伦敦共同奋斗的日子,那些欢笑与泪水交织的时光仿佛就在昨日,不禁感慨万千。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缓缓站起,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不远处的湖泊。湖面波光粼粼,仿佛一面镜子,静静地映照出他沉思的面容。他的思绪回到了和李金妮在伦敦并肩作战的日子,那些充满欢笑与挑战的回忆历历在目,犹如昨日之事,让他心中涌起无限感慨。

   “佳豪,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杨松儿温柔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他回过神,转身看到杨松儿轻盈地走来,手中托着一杯蜂蜜水。

   “客气了。”任佳豪微笑着接过蜂蜜水,轻抿一口,甘甜的滋味如同暖流般在口中散开,舒缓了他紧绷的神经。

   “很少见你这么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呀?”杨松儿好奇地问道,“你平时总是眉头紧锁,难得看到你笑得这么灿烂。”

   “哦,只是和一个朋友聊了几句。”任佳豪轻描淡写地回答。

   “是女朋友吗?”杨松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追问道。

   任佳豪微微一怔,这个问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沉默了片刻,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我倒希望是。”他低声说道,语气中透露出淡淡的期许与无奈。

   杨松儿敏锐地捕捉到了任佳豪话语中的深意,她心中不由得一紧,但又迅速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她轻轻笑了笑,试图缓解这突然有些尴尬的气氛。

   “看来,你对这位朋友有着特别的情感呢。”杨松儿轻声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

   任佳豪没有立即回答,他再次望向远方的湖泊,仿佛在寻找着答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是的,她对我来说,确实很特别。”

   听到这样的回答,杨松儿难掩失落,心中有些苦涩。“真羡慕你,事业那么成功,精神上也有佳人依托。”

   任佳豪转过身,看着杨松儿那带着哀伤与无奈的神情,心忍不住开口关心道:“你打算一直这样吗?参加这种酒局?今天如果我不在……”

   “就喝呗,能有什么办法。”杨松儿迅速地接过话茬,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的。为了未来,我必须隐忍。”杨松儿苦笑着,“陪不喜欢的人喝酒,忍受那些大老板的咸猪手。”说到这里,她的眼眶开始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没必要这样牺牲自己。”任佳豪柔声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关切。

   杨松儿抬起头,看着任佳豪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又没有你的才华和运气,我只能靠自己。”

   杨松儿背向任佳豪言辞犀利:“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要参加不喜欢的宴会,被拉出来像商品一样展示。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任佳豪沉默了,他知道杨松儿说的是事实。他们都身在这个名利场中,有时候不得不妥协,不得不放弃一些原则。但他也清楚,他们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只是现实往往让人不得不屈服。

   他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你留学的学费还差多少钱?”

   杨松儿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任佳豪,“怎么?财大气粗的冠军准备施舍我?”

   “算借的,”任佳豪看着黑压压的远方,“等你稳定下来,再还我就好。别因为钱做违心的事。”

   杨松儿愣住了,她没想到任佳豪会这样说。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任佳豪的话让她感到既温暖又感动。

   “我……”她哽咽着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用谢我,”任佳豪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毕竟,我们都是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努力生存的人。”任佳豪摆摆手,消失在夜色中。

   “谢谢”,杨松儿望着任佳豪的背影,手轻抚着小腹,抬头已是泪眼婆娑,“还有对不起”。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站起身,望向不远处的湖泊,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着他沉思的脸庞。他想起和李金妮在伦敦共同奋斗的日子,那些欢笑与泪水交织的时光仿佛就在昨日,不禁感慨万千。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缓缓站起,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不远处的湖泊。湖面波光粼粼,仿佛一面镜子,静静地映照出他沉思的面容。他的思绪回到了和李金妮在伦敦并肩作战的日子,那些充满欢笑与挑战的回忆历历在目,犹如昨日之事,让他心中涌起无限感慨。

   “佳豪,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杨松儿温柔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他回过神,转身看到杨松儿轻盈地走来,手中托着一杯蜂蜜水。

   “客气了。”任佳豪微笑着接过蜂蜜水,轻抿一口,甘甜的滋味如同暖流般在口中散开,舒缓了他紧绷的神经。

   “很少见你这么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呀?”杨松儿好奇地问道,“你平时总是眉头紧锁,难得看到你笑得这么灿烂。”

   “哦,只是和一个朋友聊了几句。”任佳豪轻描淡写地回答。

   “是女朋友吗?”杨松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追问道。

   任佳豪微微一怔,这个问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沉默了片刻,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我倒希望是。”他低声说道,语气中透露出淡淡的期许与无奈。

   杨松儿敏锐地捕捉到了任佳豪话语中的深意,她心中不由得一紧,但又迅速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她轻轻笑了笑,试图缓解这突然有些尴尬的气氛。

   “看来,你对这位朋友有着特别的情感呢。”杨松儿轻声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

   任佳豪没有立即回答,他再次望向远方的湖泊,仿佛在寻找着答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是的,她对我来说,确实很特别。”

   听到这样的回答,杨松儿难掩失落,心中有些苦涩。“真羡慕你,事业那么成功,精神上也有佳人依托。”

   任佳豪转过身,看着杨松儿那带着哀伤与无奈的神情,心忍不住开口关心道:“你打算一直这样吗?参加这种酒局?今天如果我不在……”

   “就喝呗,能有什么办法。”杨松儿迅速地接过话茬,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的。为了未来,我必须隐忍。”杨松儿苦笑着,“陪不喜欢的人喝酒,忍受那些大老板的咸猪手。”说到这里,她的眼眶开始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没必要这样牺牲自己。”任佳豪柔声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关切。

   杨松儿抬起头,看着任佳豪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又没有你的才华和运气,我只能靠自己。”

   杨松儿背向任佳豪言辞犀利:“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要参加不喜欢的宴会,被拉出来像商品一样展示。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任佳豪沉默了,他知道杨松儿说的是事实。他们都身在这个名利场中,有时候不得不妥协,不得不放弃一些原则。但他也清楚,他们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只是现实往往让人不得不屈服。

   他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你留学的学费还差多少钱?”

   杨松儿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任佳豪,“怎么?财大气粗的冠军准备施舍我?”

   “算借的,”任佳豪看着黑压压的远方,“等你稳定下来,再还我就好。别因为钱做违心的事。”

   杨松儿愣住了,她没想到任佳豪会这样说。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任佳豪的话让她感到既温暖又感动。

   “我……”她哽咽着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用谢我,”任佳豪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毕竟,我们都是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努力生存的人。”任佳豪摆摆手,消失在夜色中。

   “谢谢”,杨松儿望着任佳豪的背影,手轻抚着小腹,抬头已是泪眼婆娑,“还有对不起”。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站起身,望向不远处的湖泊,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着他沉思的脸庞。他想起和李金妮在伦敦共同奋斗的日子,那些欢笑与泪水交织的时光仿佛就在昨日,不禁感慨万千。

   发送完消息后,任佳豪缓缓站起,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不远处的湖泊。湖面波光粼粼,仿佛一面镜子,静静地映照出他沉思的面容。他的思绪回到了和李金妮在伦敦并肩作战的日子,那些充满欢笑与挑战的回忆历历在目,犹如昨日之事,让他心中涌起无限感慨。

   “佳豪,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杨松儿温柔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他回过神,转身看到杨松儿轻盈地走来,手中托着一杯蜂蜜水。

   “客气了。”任佳豪微笑着接过蜂蜜水,轻抿一口,甘甜的滋味如同暖流般在口中散开,舒缓了他紧绷的神经。

   “很少见你这么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呀?”杨松儿好奇地问道,“你平时总是眉头紧锁,难得看到你笑得这么灿烂。”

   “哦,只是和一个朋友聊了几句。”任佳豪轻描淡写地回答。

   “是女朋友吗?”杨松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追问道。

   任佳豪微微一怔,这个问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沉默了片刻,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我倒希望是。”他低声说道,语气中透露出淡淡的期许与无奈。

   杨松儿敏锐地捕捉到了任佳豪话语中的深意,她心中不由得一紧,但又迅速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她轻轻笑了笑,试图缓解这突然有些尴尬的气氛。

   “看来,你对这位朋友有着特别的情感呢。”杨松儿轻声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

   任佳豪没有立即回答,他再次望向远方的湖泊,仿佛在寻找着答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是的,她对我来说,确实很特别。”

   听到这样的回答,杨松儿难掩失落,心中有些苦涩。“真羡慕你,事业那么成功,精神上也有佳人依托。”

   任佳豪转过身,看着杨松儿那带着哀伤与无奈的神情,心忍不住开口关心道:“你打算一直这样吗?参加这种酒局?今天如果我不在……”

   “就喝呗,能有什么办法。”杨松儿迅速地接过话茬,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的。为了未来,我必须隐忍。”杨松儿苦笑着,“陪不喜欢的人喝酒,忍受那些大老板的咸猪手。”说到这里,她的眼眶开始泛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没必要这样牺牲自己。”任佳豪柔声说道,眼神中充满了关切。

   杨松儿抬起头,看着任佳豪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又没有你的才华和运气,我只能靠自己。”

   杨松儿背向任佳豪言辞犀利:“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要参加不喜欢的宴会,被拉出来像商品一样展示。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任佳豪沉默了,他知道杨松儿说的是事实。他们都身在这个名利场中,有时候不得不妥协,不得不放弃一些原则。但他也清楚,他们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只是现实往往让人不得不屈服。

   他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你留学的学费还差多少钱?”

   杨松儿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着任佳豪,“怎么?财大气粗的冠军准备施舍我?”

   “算借的,”任佳豪看着黑压压的远方,“等你稳定下来,再还我就好。别因为钱做违心的事。”

   杨松儿愣住了,她没想到任佳豪会这样说。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任佳豪的话让她感到既温暖又感动。

   “我……”她哽咽着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用谢我,”任佳豪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毕竟,我们都是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努力生存的人。”任佳豪摆摆手,消失在夜色中。

   “谢谢”,杨松儿望着任佳豪的背影,手轻抚着小腹,抬头已是泪眼婆娑,“还有对不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